第八十五章 准备(五千五百字大章求月票)

  十月一日,国庆节。华夏建国六十五周年,在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里,秦若曦一大早就起床,然后来到堂屋叫姐姐起床。
  “姐,起床了!”早上沈放出门晨练,房门就没有关闭,秦若曦轻轻一推就进入房间,看着熟睡中的秦墨涵,嘴角还流露出笑容,好像在做什么美梦。
  “啊!你怎么在这。”惊醒的秦墨涵看到眼前当地妹妹,露出诧异的眼神。
  “叫你起床呀,过会送我去排练。”秦若曦故意将‘排练’两字说的很重,好让姐姐知道自己今天有重要任务。
  “你们八点半才排练,你现在就把我叫起来,有点过分了吧。”秦墨涵看着床头的钟才指向六点半,对着兴奋的秦若曦忍不住抱怨道。昨晚首映礼结束后,公司举行了一个简单的酒会招呼众位来宾,秦墨涵和沈放赶回家已经接近十二点,虽然亲戚已离开,但是最近疲惫不堪的她才休息六个多小时,根本没有恢复过来。
  “妈让我叫你起床吃早饭,咱妈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烫饭,你要是不起床,我就一个人吃完了。”秦若曦看着想要发起床气的姐姐,找到了一个完美的推脱理由。
  “呜……你跟妈说,我不想吃。”秦墨涵把被子拉过来盖在头上,表示抗议。
  “姐,你上次使用的哪款绿色眼影呢?借给我用一下。”看着姐姐想要继续赖床的秦若曦,这时才提出自己真实目的。
  “秦二丫,你太过分了。”小时候跟着秦景山开过嗓秦墨涵,这声中气十足的吼叫,让刚刚从外面晨练回来的沈放都下了一跳。紧接着就看到秦若曦惊慌的从堂屋跑出来,跑向厨房,经过沈放身边时时还说了一句“好好管管你婆娘。”还没等他分辨出什么情况,蓬头垢面的秦墨涵从后面追了出来,然后沈放一把把她搂住。
  “地上凉,你怎么赤着脚就出来了,小心着凉。”沈放才不管她们姐妹俩因为什么吵架,而是关心她的身体。伸手一把将她抄起,然后公主抱的姿势走向堂屋。
  “咦~”秦若曦站在厨房门口对着姐姐做了一个鬼脸,被从厨房出来的肖南蓉敲了一个爆栗。
  “你大清早的就把你姐姐叫起来干嘛,她昨晚回来的那么晚,一直都没休息好。”
  “我不是想找她借个眼影么。”秦若曦嘟囔了一下,看到肖南蓉看过来的眼神,急忙从她扬起的手臂下面钻进厨房:“妈,我饿了。我要吃饭,上午还要去排练。”最后排练两个字还专门加重口气。
  “哦,吃饭吧,给你准备好了。”听到她的话,肖南蓉不好在收拾她,进入厨房帮她盛早饭,看着母亲的背影,秦若曦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怎么发这么大的气。”沈放将秦墨涵放到床上,有些诧异的问道:“平时没见你有这么大的起床气。”
  秦墨涵有些不好意思的,她刚刚正在做梦,梦见二丫在舞台上表演,然后获得了国际大奖。但是最后领奖时,怎么变成了自己,而颁奖嘉宾还是沈放,手持着奖杯一步步向自己走来。一旁被忽略的秦若曦在那边大叫“这是我的奖杯”。在她激动的手刚刚想要碰到奖杯的那一刻,自己被秦若曦给吵醒了。
  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妹妹的事,被她揭穿了一般,本来不好意思,就趁着她要拿自己的眼影的由头赶出去。
  被妹妹这一打岔,秦墨涵再没有了睡意,她也知道今天是二丫最重要的一天,也没有在跟她计较。
  “昨天你跟他们几个确认好谁是第一伴郎没有。”昨晚酒会上正好王晓丛、胡毅、韩梗和杨阳等人都在,沈放就把他们召集在一起认识一下。本来沈放准备由胡毅做第一伴郎装戒指,但是胡毅推脱了,他看到王晓丛加入后,主动将这个机会让给王晓丛。韩梗和杨阳更没有意见,能够在老板的婚礼上做伴郎已经是很大地位提升,他们本来就没有想跟胡毅争过,更不要提王晓丛了。
  “最后还是王晓丛,这小子还欲拒还迎,准备在敲我一瓶酒,被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沈放想到昨晚王晓丛这家伙的做派,忍不住笑了。
  秦墨涵才不管他这男人之间的恶趣味,忍不住伸了一个懒腰。想了想刚刚的美梦,忍不住撇了撇嘴,自己怎么会在梦里抢妹妹的荣誉?看来自己潜意识里还是认为沈放的东西就应该是自己的,就连妹妹都不行。
  作为补偿,秦墨涵洗漱、更衣后来到厨房,对着低头吃饭不敢看她的秦若曦说道:“绿色的眼影你就不要想了,你今天是在正规场合演出,下面的观众好多都是国家领导人。要端庄大方一些。你们上午排练回来后,我来帮你化妆,把头发盘一下,精神点就行。”
  “知道了。”听到姐姐的话,秦若曦有些不满的嘀咕一声。
  “可以给你做个金色眼影,让你更闪光一点,头发上给你加个镶钻的皇冠发卡配饰怎么样?”秦墨涵的这个许诺才让妹妹真正兴奋起来,就连吃饭速度都加快不少。
  上午在音乐学院排练厅进行了最后一次的合练,于峰整体还算满意,下面的演奏者大都是参加过多次演出的大四学生,心理比较成熟。唯一令他担心的秦若曦表现出来的状态居然不逊色于他们。
  年逾六十的于峰不懂得什么是零零后的表现欲,在他看来这就是家教使然,秦景山他也见过,也许就是这样的文艺家庭才能培养出秦墨涵和秦若曦这样优秀的姐妹。
  中午回到家里,秦若曦就把姐姐拉到房间,这次演出穿的是音乐学院的统一演出服,她的是一件藏青色的学生裙装,这个颜色让她吐槽良久。所以她才要化妆,才要化绿色眼影,如果不是姐姐和母亲一致反对,她都想染一头彩色的发式。
  今天国庆节,公司有多名艺人有通告,陈岚无法对她进行支援,只好由姐姐来帮忙打扮,目前看来只能在精致上做功夫了。
  下午两点不到,在家里吃过午饭以后,沈放和秦墨涵两人则是先把秦若曦送到国家大剧院。
  这座位于人民大会堂背后,被一汪水所围绕的一个圆顶形建筑,就是燕京有名的国家大剧院。它是法国著名设计师保罗·安德鲁设计,于2007年9月建成的一个地标性建筑,浑圆的外观让它宛如“一滴晶莹的水珠”闪烁在这片人工湖的上方。
  “沈放,你也来了,正好过来帮帮忙。”等候在音乐厅休息室的于峰看到沈放也陪同过来,急忙开口招呼。
  正常的交响乐大部分以管弦乐为主,使用到钢琴不多。而管弦乐的乐器,基本都是乐师自己携带,不论是小号、长笛还是大鼓、大提琴这样的大家伙。因为大多数乐师都是在自己熟悉的乐器中,才能更好找到那种乐器与乐师之间的默契感。
  在这些乐器中,唯独钢琴例外,交响乐使用的钢琴大多是大三角钢琴,不仅体积庞大而且重量惊人,在交响乐队演出时,使用的都是剧场提供的钢琴。除非是钢琴独奏会或者以钢琴为主的钢琴协奏曲,这时候钢琴演奏者才会申请运送自己惯用的钢琴前来。
  其他乐师都时三点钟到大剧院集合,而通知秦若曦两点钟到达也是为了让她试弹一下这部钢琴。
  “沈放,你试一下这架钢琴,我总感觉那里有点不对。”于峰找沈放帮忙就是要让他试一下大剧院提供的这家钢琴的音准是否有问题。大剧院里一共有八部钢琴,除了《黄河颂》里需要用到钢琴为主要伴奏外,其他的《长征》、《红旗颂》则是以管弦乐为主的奏鸣曲。所以如果这部钢琴真的有问题,还有其他几部可以进行调换。毕竟这场演出关系到学院的荣誉,他希望可以做到尽善尽美。
  “好的,我来试试。”沈放也没客气,上前挨个的把音键弹了一下:“低音区有几个音不准,我来调一下就好。”说完把外套脱了交给秦墨涵,准备调音。毕竟这场演出除了对秦若曦很重要外,对沈放同样重要,他也想将自己的这个作品完美的展现给世人。
  “于院长,这合适吗?……”国家大剧院陈萍院长看着于峰忍不住问道。他已经认出来沈放是谁,也知道他是一名富豪、歌手、音乐家。前段时间钢琴家云迪先生,还在国家大剧院演奏过沈放创作的钢琴曲《初夏夜曲》,但是钢琴弹奏和钢琴调音是两码事,不见得每个驾驶员都是维修师吧。
  “陈院长,你放心吧,沈放在我们学校时就经常帮忙调音。金海林院长对他的技术都是赞不绝口的。”本来准备换钢琴的,既然沈放已经动手,于峰只好开口表示支持。
  沈放刚刚试了一下音,这架钢琴常用地中音区的琴键没有太大问题,就是低音区有些音准误差。这个音区的一般钢琴演奏使用不多,所以以前的调音师估计也没太注意。而沈放的这首《曙光交响曲》的前两幕乐章里,需要使用不少的低音区的配乐,这就需要把这几个音键的音准进行调整一下。
  众所周知,钢琴一共有200多根弦,它依靠弦轴、弦轴板和铁骨张紧,特别是三角钢琴,弦的总拉力将近有20吨。这些弦列通过琴码压在穹形的音板上,近20吨的张力作用在琴上必然引起相应的变形;加上在演奏的过程中,击弦机要反复敲击琴弦,琴弦受到了外力的冲击再加上材料本身的内应力,自然就会加大了音准发生变化的趋势,这就造成了音准的失差。
  当然还有其他原因造成的音准的不准,但是这些误差在沈放的耳朵中无处遁形,只用了十几分钟,他就将这架钢琴调音完毕。
  “小妹,过来试试。”沈放将秦若曦叫了过来,让她坐在琴凳上试音,秦若曦按照这几天练习的曲目弹奏了一边,于峰发现音色已经完全没有问题。
  “老于,你们这首曲子的钢琴师是这个小女孩?”虽然秦若曦的身高体型已经长开,但是其稚嫩的气质还是透露出她的年龄不大。
  “是的,这是秦墨涵的妹妹,今年十五岁。”于峰看着陈萍惊讶的表情继续说道:“不要小看她,这丫头钢琴天赋不错,已经算是我们学院内定的学生,未来的钢琴演奏家。说不定有一天还能在你们大剧院开钢琴音乐会呢。”
  “好吧,你们忙吧。”频受打击的陈萍对于峰挥挥手,准备去其他几个休息室,询问一下晚上参加演出的乐团有没有什么需要大剧院进行配合的方面。
  秦若曦大概训练了十几分钟,沈放又给她把其中几个音纠正了一下。这时休息室的门从外打开,一个雍容华贵、仪态非凡的中年女人带着一名女助理走了进来。本来还在和秦墨涵一起谈笑风生的沈放和秦若曦也戛然而止,看到她都露出了恭敬的表情。
  “你们好,不用这么拘束。于院长,这次你们音乐学院可是压了我们军艺一头呀。”来人对着于峰说道。
  “不敢,不敢。”于峰有些惶恐:“这次主要是我们排练的是一首新曲目,占了一点便宜而已。如果要说起演艺水平,还是军艺水平高呀,你们才是属于今晚的压轴之作。”
  “你们的曲子我听了,真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交响曲。”说完转脸看向沈放和秦墨涵:“你现在改名叫沈放了是吧,我们应该有十几年没见了吧。”
  “嗯,十三年了。”沈放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做到风轻云淡、荣辱不惊,没想到见到眼前这位还是心潮澎湃了一番。“您还是叫我小烨吧,这样听着舒服点。”
  “你这小子从小就懂事,也不知道金老和阿清怎么教的你。这是你女朋友,哦,现在是爱人了。你们俩求婚时可是引起不小轰动。”她对着沈放笑了笑,看着有些面色发窘的沈放调侃道:“哪天晚上,我们正在陪老太太看春晚,你跟墨涵求婚时,我家囡囡当时就跳起来为你们欢呼。后来老太太还和囡囡他爸夸你呢,说你们年轻真好。”
  “谢谢您,谢谢齐奶奶。”沈放对她表示感谢。
  “墨涵,过会给我一张你的签名照,我家囡囡还是你的粉丝,这是她念叨好几次的事了。”
  “啊,我马上给您。”一直有点懵的秦墨涵急忙从自己包里拿出一张自己的签名照片,双手递给她。
  “好,谢谢你了。”她接过来递给身后的助理。
  “您太客气!”
  “前两个月我去沪上,还看到阿清了,她最近气色不错。我还找她帮忙做了一次理疗。”她转脸对沈放继续说道:“现在看来效果不错,最近不太方便为了这事去沪上找她。如果你妈到燕京,你通知一下我。”
  “我妈明天正好过来,我来跟她说一下。”
  “那感情好,小楚,你把电话给沈放一下。”她对助理安排了一下然后跟沈放交待道:“明天阿清来时你给我个电话,我来跟她约个时间。有些老年人调理方面的事,我想向她请教一下。”
  聊完私事,她对沈放说起正事:“小烨,你的这首曲目寓意不错,而且贴近于古典交响乐。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把乐谱共享一下,不光是我们军艺,爱乐和鲁艺也希望能够在以后增加一些表演项目。”
  沈放看了看于峰,毕竟这首曲目有音乐学院一部分署名权,发现他点头同意,才转头对她说道:“等这次演出结束以后,我们把乐稿分享给你们。能够把这首曲子被大众所知,才是我最大的心愿。”
  “好,这气魄才是金老的孙子。”她对着沈放夸奖了一句,然后对着站在钢琴前一直偷偷打量她的秦若曦笑道:“刚刚就看你在弹琴,天赋不错,今天晚上的演出是你上场吧。加油!”
  她的鼓励让秦若曦兴奋的小脸通红,本来有点紧张的表情现在变得无比激动:“一定!一定!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那就好,长得真漂亮,跟你姐姐一样。以后不一定要进音乐学院,我们军艺也是全国有名的艺术院校。听说你爸爸就是军人,说不定还能继承父志呢。”对着秦若曦笑着说道,但是看到旁边着急的于峰,她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给秦若曦增加压力,直接说道:“音乐学院也不错,我就是那个学院毕业的,你姐夫的老师金教授当年也教导过我。”
  “嗯,我一定会努力的。”秦若曦绷着小脸跟她保证,然后看着她有些紧张的说道:“我能跟您合影么?”
  “若曦!”
  “小妹!”
  听到秦若曦的要求,沈放和秦墨涵急忙开口制止。
  “吼什么?”她张口对着沈放说道:“你小时候比她胆子还大呢。”然后拉着秦若曦的手,又把秦墨涵拉了过来,对着沈放说道:“不跟你合影,你来拍摄。”
  有了她的撑腰,秦若曦对着沈放做出一个鬼脸,然后秦墨涵笑着把手机递给沈放,和妹妹分别站立在她两旁,沈放不敢拒绝,拿着手机后退几步,帮她们三人合影。
  “嗯,技术还行。”看到照片,她点点头,对着助理说道:“你拷贝一份,我拿回家给囡囡看一下,省的她说我骗她。”然后又对着秦若曦有勉励了几句,才带着助理离开。
  “啊……啊……啊……”看着她已走远,压抑不住的秦若曦大声的吼叫出来,搂着秦墨涵说道:“姐姐,我不是做梦吧,我居然得到了她的鼓励,我太兴奋了!!”
  “兴奋一下就好,不要声张。”秦墨涵毕竟比她知道轻重:“刚刚的合影我们洗出来放到相册就行,不要随便乱传。”
  “知道了姐,你真啰嗦。”然后无法抑制自己的心情,坐在钢琴前,弹奏了一曲《野蜂乱舞》。这激昂狂乱的节奏,让刚刚进来参加表演的音乐学院几名学生都诧异的盯着她。
  看着人员陆续到来,沈放和秦墨涵准备告辞,他们要先去燕影厂接金世勋夫妇到自己家里,然后一起观看演出。
  “听于院长的话,好好排练,等到演出结束后,我带你去吃宵夜。”临走前,秦墨涵又跟妹妹交代了两句。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