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民歌

  演出结束,沈放安排程岳把老爷子、老太太和金雅然送回燕影厂,明天金洛将会去燕影厂接父母和女儿去北戴河游玩,沈放也无法制止别人尽孝,但是可以避而不见,眼不见为净嘛。
  一直到沈放开车带着秦墨涵一家回到四合院,秦若曦激动的心情都没有平复下来,看着手机里面得合影傻笑。
  “二丫,你这也算是出息了,咱爸上次和兵团领导的合影一直挂在家里,现在可以换上你的了。”看着二丫的模样,秦墨涵忍不住开口调侃她。
  “你这就是羡慕嫉妒恨。”秦若曦绷着小脸,对着姐姐不服的说道:“今天下午如果不是我提出来,你有机会跟她合影?你就是沾了我的光。”
  “好好,沾了你的光。”秦墨涵笑着对肖南蓉说道:“妈,您不知道今天下午在休息室,这小丫头不知道轻重的突然间要和她合影,我和沈放两人都愣住了。”
  肖南蓉把秦若曦揽在怀里,高兴地说道:“我们二丫就是傻人有傻福,以后可以好好的学习钢琴了,争取以后做个钢琴家。”
  “就是,以后我要成为钢琴家,成为音乐家,我要站在高度俯视你这个小演员。”秦若曦对着姐姐叫嚣着,话没说完就被秦墨涵敲了一个栗子:“妈,你看她打我。”
  “打你怎么了。哼,还俯视我,你先长我这么高再说。”秦墨涵伸手在妹妹脑袋上揉了一下,然后傲娇的离去。
  今天最兴奋的除了秦若曦外,秦景山也算是一个,他回来后就拉着沈放,让他陪着自己喝两杯。刘婶本来想帮忙操持宵夜,被沈放拒绝了,他提议带着秦景山前往酒吧坐一坐。
  “我也去。”两人刚准备出门,从房间出来的秦墨涵就跟了过来,抱着秦景山的胳膊对着沈放说道:“今天这么高兴,我也要陪你们去喝两杯。”亲戚已经远去的秦墨涵也有点想要去品尝一下这喜悦的美酒。
  女儿好久都没有跟自己这么亲昵过了,秦景山高兴的说道:“走,我们一块去。”
  这话被房间里的肖南蓉和秦若曦听到,特别是二丫也兴奋的要跟她们一块前往。
  国庆节的后海两侧灯火通明,原来光滑的路灯杆上也悬挂这两面鲜红的国旗,路上行人很多,有周围群众出来散步的,有京城工作的白领来这里寻欢的,也有来自外地的旅客到这里来感受燕京的夜晚的。
  “老板,老板娘,你们来了。”方圆对着沈放和秦墨涵问好,虽然不认识秦景山夫妇。但是看着秦墨涵姐妹亲切的挽着他,也大概能够知道是谁,很有眼色的问候:“叔叔,阿姨,你们!我是方圆。”
  秦墨涵主动帮助他们介绍:“爸,妈,这是方圆,我们这家酒吧的经理。”
  “你好!”秦景山和肖南蓉对着方圆点点头,秦若曦则是直接跟方圆问好就钻了进去,跟在沈放和秦墨涵的身后来到吧台拐角位置。
  酒吧顾客不少,舞台上有一个女孩在唱歌,张雷则是坐在高凳上给她伴奏,看来是一个想要表现自己的女孩。虽然不是专业歌手,但是还是引起台下观众一阵阵的喝彩。
  “叔叔、妈你们坐,喝点什么?我来帮你们调。”沈放没让方圆和张鹏过来招呼,让秦景山父女坐在吧台边,自己洗洗手,来到吧台里面,开口问道。
  “姐夫,给我来一杯莫吉托怎么样?”秦若曦腆着笑脸问道。
  “你什么时候喝过酒?”沈放还没回答,秦墨涵就扯住她的小耳朵。
  “姐,疼!”好不容易挣脱,秦若曦躲到母亲后面:“上次姐夫给我和雅然做的,没有酒精的。”
  “没有酒精的?”秦墨涵看着沈放,发现他点点头:“哦,没有酒精的可以。”
  “妈,你看她。”秦若曦搂着肖南蓉告状,但是肖南蓉对秦墨涵的做法很赞同,就是她对妹妹这么负责,自己才放心把二丫交给她,但还是帮二丫揉揉耳朵:“姐姐也是担心你。你还小,还不能喝酒。”
  沈放用青柠和薄荷加上糖浆、冰块给秦若曦调了一杯无酒精莫吉托,然后看向秦景山与肖南蓉。
  “酒吧我来的不多,你看着调。实在不行给我来瓶二锅头也行。”秦景山略微囧迫的说道。他其实根本没有去过酒吧,他们平时在西疆一般也是和战友一起以白酒为主。
  沈放看出老丈人的窘态,很自然的回避过去,然后拿出45毫升白朗姆酒,用半个青柠榨汁,加入一勺糖浆和30毫升的草莓汁,在雪克壶里充分混合,一杯草莓戴克利完成。
  “这是著名的文学家海明威最喜欢的一款酒,名叫戴克利。您尝一下是否喜欢。”沈放将这杯鸡尾酒推到他面前,和秦墨涵一起满含希冀的目光看着秦景山喝了一口。
  “还行,喝着甜甜的,酒味不算很浓,比较爽口。”秦景山虽然感觉有点淡,但是还是给出正面的评价,然后把这杯酒推荐给肖南蓉:“这个口感你应该喜欢。”
  肖南蓉也不嫌弃,拿着吸管喝了一口,对沈放说道:“这个不错,你叔叔他习惯和烈酒。”
  沈放知道他对这款酒不算太喜欢,没关系再调一杯,然后拿出琴酒为基酒,加上干味美思,又给老丈人调了一杯干马天尼。55度的琴酒有着一股特有的辛辣,加上干味美思的中和后气味芬芳。透明如水一般的液体中间如果不是放置了一颗用鸡尾酒夹刺好的绿橄榄,你根本不会发觉它是一杯鸡尾酒。秦墨涵看着欣喜,想要伸手,被沈放制止了,然后放到杯垫上推到秦景山面前。
  “您尝尝这个,干马天尼。”
  “国外很流行的那个?”秦景山首先闻到这杯酒扑面而来的独特香气,入口很强烈然后慢慢消逝,感到很清凉、平顺,最后就是回味。
  看到秦景山对这杯酒还算满意,他就给一旁等候的秦墨涵调了一杯她比较喜欢的曼哈顿,秦墨涵这才满意。
  舞台上的女孩演唱结束,张雷也下去休息,秦墨涵看着舞台空了,然后对着秦景山说道:“爸,你们和沈放慢慢聊,我去唱首歌。”说完端着自己的酒杯来到舞台。现场好多顾客早就发现她们的到来,只是发现她们是一家到来,不好打扰。这时看到秦墨涵上台准备唱歌,都忍不住叫好起来。
  “我姐的台风真好。”秦若曦坐在母亲身旁,一边用吸管喝着自己不含酒精的莫吉托,一边陪着母亲聊天。
  肖南蓉对着二丫夸奖道:“你今天表现也很好呀,台下那么多领导,都没有见你紧张。”
  “那是,我可是有一天要在国家大剧院办演奏会的。”秦若曦对母亲的夸赞全盘接受,然后傲娇的说道:“以后我办演奏会,你跟我爸就坐在第一排,今天领导人坐的那里……”
  沈放对秦若曦的海口只是笑了笑,不同年代的人有着不同的表现情感的形式,零零后是很直白的展现自我,而坐在自己旁边的秦景山却是比较含蓄。一杯不足八十毫升的马天尼在他来说也就两三口的事,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沈放。
  “叔叔,你在尝尝这个。”沈放又调了一杯教父递给他,沈放调配这款酒喜欢使用波本和杏仁利口酒,除了威士忌的焦香外还有淡淡的果香味。
  马天尼、教父,几款沈放喜欢的鸡尾酒都没有让秦景山感觉过瘾,最后沈放用伏特加给秦景山调了一杯“黑俄罗斯”,这款由咖啡糖浆和伏特加混合的烈酒,才让秦景山眼前一亮。
  在鸡尾酒的五大基酒里,伏特加是沈放使用最少的一种,威士忌的焦香、朗姆酒的甜味、琴酒的清香、龙舌兰苦涩都能给他丰富的口感,而伏特加却是很纯粹的浓烈。沈放认为只有专门为了寻求一醉的人才会真正喜欢伏特加。
  而这种纯粹的浓烈对于长期驻守在西疆的秦景山来说不算什么,几杯不同的鸡尾酒下肚,让他的因为二丫的表现而兴奋的情绪又起来了,看着舞台上演唱着《修炼爱情》的秦墨涵,忍不住有些技痒,对着沈放问道:“你这里都是民谣和流行的伴奏么?有没有通俗或者民歌的伴奏?”
  “不知道您想唱什么歌?”沈放问道:“我这里有摇滚,有流行,要不然你选一下,没找到合适的我来给你伴奏。”
  秦若曦听到老爸的话,在一旁发表意见:“我喜欢听爸爸唱《天堂》《在那遥远的地方》。”
  “这个还真有,我来帮你找一下。”这几首歌曲属于西部民歌,秦景山曾经在部队就多次演唱过这些歌曲。
  秦景山的上台让好些关注着秦墨涵一家的顾客有些诧异,看年龄应该是秦墨涵或者沈放的长辈,只是不知道他上台想要演唱什么歌曲。但是等悠扬的前奏想起来时,熟悉的曲调让现场好些听出来的人都有些诧异,在酒吧演唱民歌,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听到吧。
  “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
  “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天堂……”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秦景山雄厚的嗓音在酒吧顶级音响的发送下,响彻整个三百多平米的空间,如果说秦墨涵的声音是婉转动听、燕语莺啼,温柔如淡淡泉水,那么有着几十年表演经验的秦景山演唱的这首歌,仿佛使在座的所有人都进入了天堂,接受了音乐的洗礼一般,让你恍然如身处于绿绿的草原,轻轻就可以触摸到身边的牛羊,看到那片蓝蓝的天空。
  “啪啪……”
  秦景山一曲演唱完毕,整个酒吧安静了十几秒钟,接着掌声大作:“再来一首。”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