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假期

  找到回家的路!
  “小舅舅,小舅舅!”上午九点钟,在院子里看书的两人就听到了门口传来的叫声。
  今天清明假期,沈卉上午把两个丫头给送了过来。
  “摩卡,回来。”本来在秦墨涵脚边爬着的小柴犬听到叫声,一路小跑来到内院门口,突然又夹着尾巴掉头跑了回来,那小短腿蹦跶的甭提多快了。
  这时从垂花门的那里进来两个身穿同款外套的两个小丫头,身边各跟着一条拉拉汪。两条拉拉汪已经快半岁了,加上营养又好,基本上已经属于半大犬了,作为才两多月大小的摩卡不害怕才怪。
  许久没有来到这个熟识的院子,两只狗狗就撒欢似的跑开了。“毛毛”“豆豆”两个小丫头有些焦急的叫着。
  “没事,等它倆前后跑一圈就好了。”沈放来到门口,一手一个抱了起来:“告诉舅舅,你们是不是又长了,舅舅都快抱不动了。”
  “她俩也没有长多少,最近开始学着挑食了,李妈为了她俩吃饭,都愁坏了。”沈卉这时也从角门进来,今天是她亲自开车来的。
  “沈姐,您好。”刚刚在院子里把受到惊吓的小摩卡抱过来的秦墨涵,看到沈卉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打招呼。
  “姐姐你好,我们想你了。”被沈放抱着的两个丫头看到秦墨涵就挣扎着想下来。
  “墨涵,你好。我们今天过来打搅你们了。”沈卉看着一脸娇羞的秦墨涵,打趣道:“这俩丫头一放假就闹着要过来找你玩,影响你们过二人世界了。”
  “姐,你们过来正好,我跟墨涵两人还嫌院子太冷清了呢。”沈放帮忙解围道:“有这辆丫头在会热闹很多。”说完将俩丫头放下,将沈卉带来的双肩包接了过来,里面基本是两个丫头的换洗衣物,估计要在这里住两三天。
  几人进到院子里,沈放将沈卉的背包放到西厢房,这里有个房间是她们娘仨专属的房间,里面配套设施都很齐全。沈卉则带着两个丫头在院子的藤椅上坐下,陪着秦墨涵说话。
  “姐姐,我能摸摸你的狗狗么?”说话的是思思,她对秦墨涵抱着的小柴犬特别的喜欢,她的拉拉汪已经抱不动了。
  “它叫摩卡,特别喜欢笑。”秦墨涵蹲下来将手里的小柴犬放到地上,“你看它特别喜欢你,对你笑呢。”
  “妹妹,你看看,它真的在对我笑呢。”
  “咦,好玩。它也在对我笑呢。”
  秦墨涵没管逗狗狗的两个丫头,拿着旁边的保温壶给沈卉沏了杯茶,沈卉满意的接了过来:“墨涵,听说你前两天生病了,怎么回事?可好点了?”
  秦墨涵将水壶放到两个孩子够不到的地方,回应道:“拍戏的时候需要拍一场雨中打斗的戏份,有点着凉,当时也没注意,晚上回到京城才发现有些不舒服,挂了三天水,已经痊愈了。”
  “看来你们做演员也是一件很辛苦的工作呀。”
  “姐,你们中午想吃点什么?我跟墨涵去菜市场买菜。”从房间出来的沈放看着详谈甚欢的二人,随口问道。
  “思思,嘉嘉,你们俩想吃什么?”秦墨涵蹲下来,看着两个丫头问道。
  “我想吃大虾。”首先回答的都是嘉嘉,然后才会是有些选择恐惧症的思思:“我也想吃大虾,可我还想吃排骨。”
  “没事,咱们大虾、排骨都买。好不好!”秦墨涵回应得到了两个丫头的一致认可。
  回房间换好衣服那好钱包的二人拎着挎包出门买菜,而两个忙着逗弄狗狗的小丫头罕见的没有要求同往,她俩正在教训两只拉拉汪。
  “毛毛,这是弟弟,你不能欺负它知道么。”
  “豆豆,你要是在吓唬摩卡,我就不喜欢你了。”
  “你昨天跟微微去音乐学院联系的怎么样了?金老师可跟你回话了?”昨天挂完水,秦墨涵自己留在家里研究《古剑奇谭》的剧本,月底就要进组了,如果对剧情不熟悉就去拍摄,完全不符合秦墨涵的职业素养。
  沈放和谈微微去音乐学院找的自己的导师金教授,当沈放将曲谱和要求提出来后,老教授惊喜万分,自己这个得意弟子终于又走回了正道,承诺自己来帮他联系伴奏,绝对让他满意。
  “等清明节过后就会来燕京,这些伴奏都是他们传承数百年的传统技艺,是他们的命根子呀。”
  “那就好,估计微微姐这次一定可以一鸣惊人了。”秦墨涵突然想起什么,搂着沈放的胳膊说道:“你这次如果登台演出,估计也会从幕后走到台前了。”
  “嘻嘻,到时候我会化化妆,能认出我的人不多。”
  秦墨涵吃惊的看着沈放:“啊,还有这操作,你也算是演艺界的一朵奇葩了。”
  沈放突然不走了,盯着秦墨涵说道:“什么?我奇葩?再给你一次机会,不然我就要让你知道什么是挠痒无影手。”
  秦墨涵笑着躲开了:“就是叫你奇葩。哈哈……”
  -------------------------------------
  沈卉带着两个丫头住到五号晚上才走,两个丫头跟小摩卡依依不舍的告别,并承诺下次来给它带好吃的牛肉干。
  “你很喜欢小孩么?”沈放看着同样跟两个丫头挥手告别的秦墨涵问道。
  秦墨涵靠在沈放的肩上,看着远去的车辆,“我比我妹妹大了八岁,当年我不理解为什么我父母宁愿受处分也要生下来她,可是看着她一天天的长大,会走路、会叫姐姐、会让我背着她出去玩。我十七岁去东北老家上学,走的时候她哭的撕心裂肺。我也在我爸的怀里哭了许久,那时候我才明白,人是要有亲人陪伴的。”
  沈放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听着秦墨涵诉说着她跟妹妹的趣事,感觉有些羡慕,羡慕她有个温馨的家,羡慕她有个难忘的童年。
  “我决定了,以后我最少要生两个孩子,绝对不能让一个孩子孤零零的长大。”秦墨涵略带霸气的宣言让沈放有些惊住了。
  “亲爱的,生孩子这件事情,你是不是要先问一下我呀。”沈放一本正经的看着秦墨涵说道。
  “呵呵,少不了你。放心,孩子的爸绝对是你。”秦墨涵在他脸上拍了拍。
  “什么?不是我还能是谁,难道你还想有别人么?”沈放瞪着秦墨涵,如果她回到稍微有些差池,自己就大刑伺候。
  秦墨涵突然从沈放怀里跑开:“那可说不定,如果你哪天对我不好了,我也许会不要你了。”
  “秦墨涵,有能耐你别跑,你给我等着,看我不把你的屁股打肿。”
  两人从前院跑到内院,一路嬉闹。最终秦墨涵还是被沈放擒拿住。
  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合情,痛痛痛。轻把郎推。渐闻声颤,微惊红涌。试与更番纵,全没些儿缝,这回风味成颠狂,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