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返回

  琥珀有点震惊,因为他胡思乱想,以为姐姐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但是没有想到,姐姐并不是不喜欢自己,而是担心自己的安危,想着怎么让自己更安全的活下去。
  “呐,法师,你真没有什么办法么?”珊瑚却是不管老弟,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求弥勒帮忙。
  “抱歉,珊瑚,这种情况,真的只能靠他自己克服,多和人接触,多经历一些事情。”弥勒爱莫能助,妄念这种东西,念什么佛都没有用,他当年在斋田道场里,也是靠刻苦锻炼,接触经历,才逐渐磨去妄想。
  “我这个弟弟,可是很难办的。”珊瑚扫了琥珀一眼,作出一副无能为力的表情,让小少年顿时感觉失丧,心中想挺起脖子表示自己会努力,但却怎么也下不了决心,想着自己要是努不了力的话,会不会让姐姐更失望!
  “我看,不如这样,转头,让他跟我去外面收集四魂碎片,修行一段时间吧!”弥勒见琥珀张嘴欲言,又寂静无声,不由心中摇头,主动开口。
  “真的可以么?”珊瑚的目光亮了起来。
  “嗯,只要,白车大叔同意就好!”弥勒点头,但是想了一下后,还是感觉要征求一下人家老爹同意的。
  “没关系,回头我就去和父亲说。”珊瑚却是一口答应下来。
  等白车带着村民把需要的物资运回来,珊瑚果然第一时间去告诉老父亲,让他同意琥珀去跟弥勒修行,让老村长好不古怪。
  白车并未当即同意,也没有反对,而是先劝走了女儿,继而来找弥勒,表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和他一道起程去武藏国找戈薇。
  回武藏国的时候,弥勒和白车一道,不需步行,而是直接乘坐云母飞过去。
  云母是一只黑耳黑足的白色二尾猫妖,是退治村中世代嗣养的猫妖,平时只有巴掌大小,在必要时,可以在火焰中变身成一只巨兽,大如牛马,踏焰飞行,这还是弥勒第一次见到它。
  “戈薇,那位巫女大人为什么会叫这么怪的名字?”不提坐在云母背上飞行的新奇,弥勒坐在白车身后,被前面的白车问起有关于戈薇的事情。
  戈薇,是日语‘笼目’的音译,何为笼目,既是篱笆竹篮中的六边孔洞,为什么一个高贵的巫女,要叫这个名字,弥勒也说不太清楚,于是摇头说不知道。
  在路上,白车又问了一些有关于戈薇喜好的问题,八成是想着怎么相处,弥勒却是没辙,他对戈薇的了解也非常有限,不好回答,便表示自己和她也只是新认识的朋友,表示自己知道的也不多,有什么你自己到了去问她,白车这才息了话头。
  云母的速度飞行很快,仅仅半天的功夫,便飞回到武藏国的村子,降落到神社前,弥勒跟正在村里的枫一打听,却是戈薇回现代去了,至于犬夜叉那家伙,则不知何处去了!
  弥勒去退治村前,曾让戈薇和犬夜叉不要乱走,但是少女和半妖明显没有听话,犬夜叉和戈薇出去了两趟,第一趟有惊无险,从一处被蟾蜍妖怪附身的城主那里,收回了一枚碎片,而第二趟就不那么走运了。
  第二趟出门的半妖与少女,撞上了一只小狐妖,并且为其出头,跟北方下野国的雷兽妖怪兄弟飞天、满天冲突,虽然最终干提他们,收回了三枚碎片,但自己也伤得不轻,而且铁碎牙的刀鞘也被打坏了,犬夜叉八成是找办法去修刀鞘了。
  对于半妖少年和少女不听话地乱跑,弥勒有点小摇头,却也没有太多意外,等给白车和枫婆婆相互介绍后,才向白车致歉:
  “白车大叔,可能要向你抱歉了,戈薇的家在你去不了的地方,因此能不能麻烦你,在这里等上两天。”
  “没关系,村子里最近也没什么事情,我等两天可以,正好,我也有一些事情,想要向枫大人请教,是有关令姊桔梗大人的。”白车摸了摸肩膀上的云母,摇头的同时,将目光看向枫婆婆,表示自己想问些事情。
  知道面前的是四魂之玉起源村落的主人,枫婆婆也有很多关于四魂之玉的事情想问,于是便将他请进屋内说话,弥勒也自跟在旁边。
  白车和枫婆婆都想向对方打听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的核心都离不开四魂之玉。
  白车想问四魂之玉五十年前是怎么消失的,如今又是怎么再次现世,而枫婆婆则想询问四魂之玉的具体来历,她已经察觉到了四魂之玉的不寻常,无论是死去的姐姐桔梗,还有犬夜叉,两人的恩怨情仇,都离不开四魂之玉。
  在友好的气氛下,双方交换了情况,枫婆婆告诉白车,四魂之玉在五十年前,是与她死亡的姐姐巫女桔梗一起焚化,而后不知所踪,至于如今再现,完全是由戈薇带来的,至于戈薇的来历,她就没有跟白车说,白车也不好问。
  作为相应的,白车也回答枫婆婆,四魂之玉是由几百年来的巫女翠子,与无数强大的妖怪作战时,临死之际,从体内飞出的结晶,这颗四魂之玉遇正则正,遇邪则邪,因此必须要找一位心灵纯净的巫女进行守护。
  在吐露出四魂之玉来历的同时,白车还向弥勒道歉,并吐露出翠子和妖怪的遗蜕还留在退治村角落,这事他没跟弥勒说,弥勒在退治村时,他是有所保留的。
  对于白车的道歉,弥勒压根没什么感觉,他知道这事情,就是不知道,也能够体谅,毕竟人心隔肚皮。
  白车和弥勒把事情揭过去后,眼下他和枫婆婆把各自的事情交代清楚,但是却都没有从中找到自己想要的,反而感觉被更大的迷雾笼罩,尤其是枫婆婆,还向弥勒表达她对犬夜叉的担忧,犬夜叉虽然在帮着收集四魂碎片,但一直扬言会将玉据为已有。
  对于枫婆婆的担忧,弥勒反问,这阵子犬夜叉和戈薇的关系是否有所缓和,在得到她肯定的回答后,就让她安心:
  “犬夜叉那家伙要抢四魂之玉,他现在就已经可以开始抢那些碎片了,你把他当要抢四魂之玉的话,当作小孩子的气话就好了,等气消了,想通了,就没事了。”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