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白车的许诺

  不管以后如何,目前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尽管嘴上满是厌烦不屑,但是该合作的时候,犬夜叉还是很合作的,并且主动催戈薇行动,吵吵闹闹,不肯安生,结果却被少女一声‘坐下’,喝趴到地上,让手里的大包小包砸了满头满脸,才算消停下来。
  这到底是什么品种啊!弥勒看着被少女强行制服,方才不再吵闹的犬夜叉,心底吐槽着摇头,然后把他头上的那些大包小包拿起来,只见方便袋里,都是些方便面、薯片和糖果的零食,小女生就是小女生啊!
  “那个,白车大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戈薇见弥勒帮忙拿东西,于是将目光转向白车,不等他开口,又道:
  “你刚才说的那些什么调遣,我是真的不懂,不过如果你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会尽力帮助你的,毕竟我损坏了四魂之玉,当然,在未来保护四魂之玉的事情上,我们也会需要你的帮忙!”
  面对戈薇的话,白车的谋算被看穿,有些无措,而弥勒则在从犬夜叉身上拿起零食包裹,同时若无其事的旁听,白车想了一下,还是开口:
  “让您见笑了,说来十分惭愧,四魂之玉是拥有绝大力量的东西,在未来,我的村子,一定会被觊觎四魂之玉的人所盯上,因此我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帮助。”
  “子弥君,你这次不是去退治村的,对么?”戈薇扭头看向弥勒。
  “是的,白车大叔和村子里的人,帮了我不少忙。”弥勒点了点头,表示退治村如果出事,那自己是没有办法袖手旁观的。
  “好吧!我明白了……白车大叔,如果是有关于四魂之玉的事情,我们一定会帮忙的。”戈薇微沉吟了一下,而后笑着向白车点头,表示如果出现情况,自己会帮助退治村的。
  “那真是太感谢了。”白车闻言露出了欣慰之色,证明了戈薇的身份,他对这位能够守护四魂之玉的巫女,十分重视。
  “不用。”戈薇有点不好意思,她还没有发觉四魂之玉的不对,对于自己射碎四魂之玉的事情,始终有点小小的歉意。
  又说了两句话后,大家一起回转神社,弥勒拿着大包小包,和白车走在前面,而戈薇则在后面,安抚闷气噘嘴的犬夜叉。
  “怎么样?”弥勒拎着大包小包,瞧着不时回头的白车。
  “啊?”白车有点茫然,但随后回过神来,知道弥勒在问自己,戈薇的为人,连忙回答:
  “是很平和的一位巫女,就是有点奇怪。”
  “很正常,她和我们不一样,得到她的应允,您安心了么?”弥勒笑笑,而后询问道。
  “有点了。”白车点头。
  “还有什么地方不安心?”弥勒笑着追问道,虽说有点安心,但实际是还有不安心的地方。
  “这个……。”白车见弥勒满脸笑意,有点吞吐,但最终还是讲了:
  “我们是以退治妖怪为生的人,虽说有戈薇小姐的保证,但是为了生活和工作,我们以后免不了会与妖怪作战,这种日子对我们这些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我们村子里还有老人孩子。”白车有些窘迫。
  “让我来帮您吧!”弥勒没去看白车的窘迫,而是将目光转向前方。
  “你?”白车怀疑地扭过头,不工作怎么活,该要靠什么来存活。
  “是的。”弥勒没有转头,直接点头,他最大的想法,是救下退治村子里所有人的命,但是后来想一想,这些人以退治妖怪为生,与妖怪作战,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因此想要彻底救下他们,还要帮他们另找工作。
  “你想要怎么帮我?为什么要帮我?”白车不明白,他感觉这个青年,从始至终都很神秘,为什么要夸出这种海口,来帮助自己和自己的村子。
  “您不也帮过我么!”弥勒理所当然的回道。
  “可那是关于四魂之玉。”白车不解,除了四魂之玉,他,以及退治村和弥勒之间,再也没有多余的关系了。
  “四魂之玉是四魂之玉,您和村子里的诸位,帮助我铸成实般若,因此我对您和大家十分感激。”弥勒只把话说了半句,他想要救下整个退治村的生命,不过这话就不方便讲了,有点显高傲了。
  “……如果你真的能帮我和村子摆脱宿命,我就把珊瑚嫁给你当妻子。”白车看着黑白修验服,结袈裟,大包小包,背匣带剑的弥勒,半晌后突然开口许诺道,如果这个家伙真能帮助村子摆脱宿命,那或许把珊瑚嫁给他也不错。
  面对白车突然的许诺,弥勒有点失态,而一直趴在白车右肩上的云母,发出一声喵叫,杏仁瞳不明的注视着主人。
  “什么珊瑚啊?”戈薇的声音适时从后面传来。
  “没,没有,什么也没有,白车大叔,这个事情,不要开玩笑。”弥勒掩起失态,略带慌色对白车说道。
  “难道你不喜欢珊瑚么?”白车见弥勒的态度,不由有些奇怪,他记得,这个家伙跟珊瑚在一起,处得不错啊!
  “咦,子弥君,你有喜欢的人么!”戈薇略带惊喜的声音靠近过来。
  “还是白车大叔你的亲人么?那个珊瑚,是女孩子吧!”带着七宝赶过来的戈薇,一脸八卦的向白车打听。
  “珊瑚是我的女儿。”白车眨了眨眼睛,茫然的点头回复,而弥勒则捂住了脑门,不知该怎么说,但仔细想一下,他感觉自己和珊瑚,处得确实还行,但是少了点感觉,这应该是跟自己看破男女有关吧!
  “好了,戈薇,不要在意这种八卦,我只是在跟白车大叔谈事情,白车大叔只是一时兴起的想法而已。”弥勒想起自己已经看破男女世情,不由正起神色,将好奇宝宝似的少女拦开,让她别给自己裹乱。
  “那你不喜欢珊瑚么?”戈薇露出促狭的神色。
  “喜欢,大概就和你喜欢草太差不多,戈薇,我们和白车大叔的爱情观,是不能混为一谈的。”弥勒看着青春早熟的少女,不由摇头,白车这只是一时兴起的许诺罢了,真正能作主的只有珊瑚自己。
  “嗯?说得这么老气沉沉干嘛!”戈薇回过神,见到白车面无异状,连忙敛了兴趣,不过还是抱怨了一句。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