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家格

  白车的许诺,只是一个意外的插曲,弥勒把话说过去后,大家也就都不再作声。
  一起回到神社后,戈薇第一时间把自己带来的东西,拿出来给大家分享。
  犬夜叉自己动手,第一时间拆了袋薯片去吃,戈薇则亲自动手给枫婆婆拿了蛋糕,给了白车干果,又分别递给他和弥勒一罐绿茶,递了根棒棒糖给七宝,最后小小的云母道歉,她没有料到它,因此没带猫罐头。
  也借着道歉的功夫,戈薇把软萌软萌的双尾猫抱进怀里,一阵撸揉,大叫卡哇依,过足了手瘾。
  “戈薇小姐很喜欢云母啊!”白车吃了两粒香甜的干果,感觉味道非常好,而后看着干果的透明绿色塑料袋,大感新奇,又见戈薇对云母爱不释手,不由向旁边的弥勒说道。
  “啊!云母和七宝这个类型,毛茸茸的小东西,女生都没什么抵抗力。”弥勒盘腿坐在一旁,喝了两口凉茶,点头回话,而另一边叼着棒棒糖,甜滋滋的小狐妖闻言误扭过头:
  “叫我!”
  “没事,就是说你很可爱。”弥勒对着小男孩般的七宝点头招呼。
  “子弥君,你是很厉害的法师,对么?”七宝见弥勒态度亲和,连忙蹦过来,抱到他的膝盖上。
  “你不怕?”弥勒仔细注意两下,只见小狐妖虽然保持着粉雕玉琢的孩童外形,但是双腿还是纤细的兽足小爪,不由笑着反问道。
  “不怕,戈薇说,你很靠得住,比犬夜叉那个笨蛋可靠多了,啊!”七宝的话,为自己惹来了犬夜叉的一记拳头,打得他抱头痛呼。
  “下次不要这样了,犬夜叉虽然有点笨,但他可帮你报了仇的哦!”弥勒笑伸手摁了摁七宝那跟身体差不多的大脑袋,想起了张玉钏的那个剑仙前夫,那家伙的脑袋,不知与七宝的相比如何!
  弥勒的话,惹得犬夜叉撇过不快的目光,但是却没说什么,只有七宝拿恨恨的目光看着吃薯片的半妖嘟囔:
  “犬夜叉就是个小气又笨的家伙,竟然欺负我这种小孩子。”
  “好了好了,小孩子欺负小孩子,不是正常的么!”弥勒呵呵而笑,而后小狐妖和半妖在互视冷哼一声后,各自撇过头,像两个生气的小孩子,在示意对方:再也不理你了。
  面对孩子气的一大一小,白车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同时对半妖少年犬夜叉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些审视,其目光让敏感的犬夜叉,不得不转过身去吃薯片,像是个护食的狗子,才让白车感觉失礼,收回目光。
  “对了,戈薇,你什么时候回去?对了,你们神社里,有没有电话说找我?”弥勒向吸猫的戈薇开口,突然想起来,自己把神社的电话递给了阿信警司,也不知道他那边有没有什么急事。
  “没有啊!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么?”戈薇抱着云母,爱不释手,先摇头表示没有电话,而后感觉弥勒先前的话里,有一点意思,心中不禁奇怪,因为这位子弥君似乎自己就能穿越食骨之井,但是他似乎并不怎么想去现代!
  “是的,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弄一批铜。”弥勒的话,让旁边的白车略有所感。
  “铜?”戈薇疑惑。
  “对,废铜就好了,只要够多,我会给你钱的。”弥勒点了点头,他身上还有不少日币。
  “好,没问题。”戈薇连忙点头。
  “那么,白车大叔,你知不知道,甲州那边缺什么东西?”弥勒扭过头,向着白车询问。
  “甲州?缺……”白车有点隐约的感觉,知道弥勒是什么意思了。
  “是的,甲州那里的百姓是否缺什么?什么东西能在那里卖到钱?”弥勒点了点头。
  “盐,铁。”白车答出两个关键的物品。
  “你是打算做生意么?子弥。”旁边吃着蛋糕的枫婆婆觉出其意了。
  “不是我,是白车大叔,还有退治村里的各位,退治妖怪的工作,对于他们整个村子的大家来说,并不是长久之计。”弥勒向着枫婆婆解释。
  “可白车的村子,家格应该是部落民吧!部落民要怎么才能做商人?”枫婆婆有些微愣,有些怀疑的看向目光内敛,神色羞愧的白车,而后才向弥勒问道。
  所谓家格,既是这个时代的阶级称谓,除了公卿贵族外,除士农工商四阶,还有一个部落民,也就是常说的秽多非人。
  生在什么家庭,就注定是什么人,也因此白车才将退治工作说作自己村子的宿命,退治村的所有人本身都是部落民,他们无法摆脱这个身份,只能靠退治妖怪为生。
  部落民多是渡来扶桑的虾夷、朝鲜、华夏人,也有一些落魄的本地和裔,退治村的历史不明,但也不脱此类。
  在这个时代,部落民的地位比商人还要低,不允许从事正常的工作,也不允许在和裔村落中居住,只能负责一些被认为低贱的屠宰工作,因此称为部落民。
  甚至有部分和裔认为部落民体内流着污秽鲜血,蔑称为‘秽多非人’,而弥勒则对此不屑一顾:
  “什么部落民,不过都是些无知之语,白日大话,那个天皇自称人间之神,其实却连狗也不如,仰幕府鼻息而存,而幕府公家亦只是败犬,天下纷争,关东管领被逐,百姓民不僚生,征夷大将军可有半点作为,自己都保不住,一条待宰豚犬罢了。”
  面对弥勒完全大逆不道的话,枫婆婆和白车都将双眼瞪得老大,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至于其他人,七宝是妖怪,戈薇是未来人,都不明白话里是什么意思,唯有犬夜叉微表不满,总拿狗说什么事!
  “可部落民要怎么成为商人?”枫婆婆想要反驳弥勒的话,却无从而起,甚至有点肯定他的话,却又不好表示,但是部落民要怎么成为商人!
  “行商者,不过需要本钱、人脉,人弃我取,人取我予,低买高卖而已,需要什么办法!”弥勒白了枫婆婆一眼,让老巫女一阵傻眼,这样就行?不过好像还真没什么问题。
  “白车大叔,你要是还不放心,我再教你个办法,去找家寺院皈依,回头我帮你加入净土宗。”弥勒给同样傻眼的白车出主意。
  虽说扶桑阶级天定,但也不是没办法摆脱,比如依附一方势力,受到某个大名赏识,按扶桑的说法,叫升格,升级家格,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丰臣秀吉,本身只是尾张农民,因受到织田信长赏识晋升,最终力压诸侯,成为统一日本的天下人。
  “那么,一切就拜托你了,子弥君。”白车感觉眼界大开,郑重向弥勒顿首,把摆脱宿命希望放在他身上。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