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签订价格

  华强把六个大包子全都吃了,又咕嘟咕嘟喝了大半瓶矿泉水,这才舒坦地打了个饱嗝。
  许志良微微摇下车窗,散散车里的包子味儿。
  车外的冷风从车窗缝隙灌进车里,发出呼呼的响声。
  等味道散的差不多了,许志良才摇上车窗,车里瞬间就安静下来,只有发动机工作的轰鸣声。
  许志良看着前方的路面,对副驾驶的华强说道:“今天只是带你去认认人,谈妥价格之后,运货的时候才是重点。”
  “前期我们走的货少,他们不会因大事小,跟我们耍手段。”
  “后边儿路趟开了,尤其是我一旦和豚城或者鹏城的接触上,那事儿就不好说了。”
  “我以后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夜店的筹备现在也是空谈,后面这条路就由你来跑。我只要一个字,稳!钱和货,都不能出问题。”
  华强点了点头,他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憨厚的外表给了他最好的伪装。
  此时听许志良说的严肃,忍不住激动地说道:“良哥...我们不是要卖那个吧?”
  “哪个?”许志良不解地问道。
  华强用手指堵住一个鼻孔,做吸气状,然后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
  “艹!你他妈想啥呢?”许志良没好气地道:“我卖那东西几百斤几百斤卖?我嫌命长是咋的?”
  “你小子将来要是敢沾这个东西,我打断你的腿!”
  华强讨了个没趣,嘿嘿笑了两声,说道:“我看良哥你说的这么严肃,搞得和那啥接头一样...就以为...”
  许志良嗨了一声,他也是太紧张这笔买卖了,没和华强说明白。
  那毕竟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进项啊!
  他下意识地还是防了一手。
  不过华强虽然为人凶狠,但许志良在未来和他相处的二十年中知道,华强是值得信任的兄弟。
  不为别的,就为他在许志良家吃的那几年饭!为良妈对他的那份好!
  华强是个狠人。
  懂隐忍,知进退,心狠手辣,是个狠到骨子里的坏人,他从来不是个好人。
  但他知道感恩。
  良妈对他的好,用他的话说,他得记一辈子。
  许志良说道:“咱们做的是正经生意,你别瞎寻思。也怪我没和你说清楚。”
  “不过也不急在这一时,一会儿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不过今天的事儿,嘴巴要严,传出去了,搞不好财路就断了。”
  华强认真点头。
  许志良不再说话,专心开车。
  华强则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春城,吉祥大酒店。
  “钱哥,这是咱们昨天最后定下来的价格,您看看。”孙玉柱把手中的两张纸递了过去。
  钱哥戴上眼镜,朝孙玉柱伸出了手。
  孙玉柱赶紧把纸递到他手上。
  只见两张纸上写着一行行漂亮的楷书,孙玉柱看似个粗人,文化也不高,但这笔字,却隐隐有那么几分颜体的风骨。
  虽然价格都是昨天大家一起确定的,在特产店四成半价格的基础上,结合鹏城的实际需求喜好,微调了其中几样东西的价格。但钱哥仍旧认真地一行行看下去,发现没有什么问题,才点了点头,将两张纸递还了孙玉柱,说道:“没什么问题了。”
  “茶楼定好了?”
  孙玉柱道:“定好了,我们九点四十五分过去就来得及。”
  “恩。好。”钱哥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刚刚九点。
  “豚城和羊城那边儿的人,也要盯紧,一旦知道他们和那个后生接触上了,马上想办法破坏他们的联系!”
  “只要我们独家占有这条四成半的路子,他们就算和那几家特产店谈到七成,回到南方我也让他们赔的裤子都不剩!”
  孙玉柱点头记下。
  “特产店那个姓李的怎么说?”
  “愿意给我们再降半成,七成半。”
  钱哥冷笑一声,说道:”拖着他,别让他发现什么异常。“
  “明白。”
  钱哥又抽了一口烟,脑子里却开始思索起来。
  怎么做,自己才能达到利益最大化呢?
  ......
  许志良把车停在了天萃茶楼的斜对面的一个角落里。
  他看了一眼BB机,九点五十。
  “良哥,我们等什么呢?”华强问道。
  “等他们先上去啊!”
  “我昨天在电话里和他们谈好了,十点在天萃茶楼,他们订好房间,我到了后报姓孙的就行。”
  “但是我们进去太早,等得久了,身上的气势自然就弱了几分。”
  “所以,等等再上去。”
  又过了几分钟,九点五十五的时候,许志良看见孙玉柱几个人穿过斑马线,走到了天萃茶楼门口。
  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老头儿并肩走在前面,孙玉柱落后半个身位跟在后面。
  许志良打开车门,说道:“走吧。”
  华强跟着下车,报纸包着的东西就插在腰带里,然后被厚厚的羽绒服挡住。
  “您好,先生。两位喝茶还是有约?”一进门,一个穿着旗袍的年轻女子就迎了上来。
  华强虽然极力想要表现的像个见过世面的,但还是忍不住私下打量起来,目光重点在身前穿着旗袍的服务员身上招呼。
  “有约,孙先生的房间。”
  “好的,请跟我来。”旗袍女子好像没有看到华强贼溜溜的目光,转身引领许志良二人上了二楼。
  这家茶楼装修的很不错,从环境到服务人员的衣着长相乃至气质上,都算是当下春城拔尖儿的了。
  许志良不记得之前春城有这么个茶楼,他也从没来过,约在这里,纯粹是那天离开吉祥酒店的时候碰巧看到了它的大牌子。
  咚咚咚。
  服务员轻轻敲响了包房的门,许志良瞄了一眼挂在包房门口的木牌,上面写着清平乐三个字。
  还挺雅。
  许志良心里想道。
  “谁?”里面传来孟春生的声音。
  “先生您好,孙先生嘱咐的两位客人已经到了。”
  门被从里面打开,露出孙玉柱不高的身形。
  “许老板!”孙玉柱大笑着朝许志良伸出了手。
  许志良微微一笑,握住他的手说道:“我说过的,我可不是什么老板。”
  孙玉柱却不以为意,另一只手在许志良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说道:“以前不是,这笔买卖之后,您就是了!”
  “这位是?”孙玉柱看向许志良身后的华强问道。
  “我兄弟。”许志良微笑着说道。
  华强闻言把胸脯挺了挺,迎上孙玉柱的目光,一米八三的身高居高临下地看着孙玉柱,压迫感十足!
  “怎么,孙老板不让我们进去坐?”许志良问道。
  “哪里话,哪里话。请进,请进。”孙玉柱说着让开门,许志良和华强走了进去。
  屋子里面布置的很雅致,古香古色,一进门的墙上挂着几幅字画,下面放了一张古筝。
  不是很大的房间,却被中式木质的月洞门隔成三进,月洞门两侧上方还挂着薄纱。
  许志良心里对这个茶楼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孙玉柱引着许志良走进了最里面,就看见一个斯斯文文的中年男人和一个老头子坐在桌边,孟春生则坐在了摆在一旁的一把太师椅上。
  许志良看见孟春生一点儿都不意外。
  他目光在钱哥和三叔的身上隐晦地逡巡两次,最后定格在了钱哥的身上。
  钱哥这时也站了起来,也不用孙玉柱介绍,朝许志良伸出了手,说道:“鄙人钱进。”
  许志良和他我了握手,说道:“许志良。”
  钱进没介绍一旁的三叔,许志良便只朝他微微点头,没有多问,径自在钱进对面坐了下来。
  “许老板来的刚刚好,刚刚泡好的英山云雾,尝尝。”钱哥给许志良倒了一杯茶。
  许志良道了声谢,先端起闻香杯轻嗅茶香,闻香之后,用拇指和食指握住茶杯的杯沿,中指托着杯底,分三次将茶水细细品啜,然后放下茶杯笑道:“我不太懂茶,不过还是感谢钱老板的招待。”
  钱进笑了笑,说道:“年轻人嘛,自然不喜欢这清苦滋味。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就该喜欢喽。”
  许志良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钱进伸出手,孙玉柱赶紧把那两张纸递给她。
  钱进把两张纸放到许志良身前,说道:“这是我们给出的价格。”
  许志良没有先拿那张纸,而是从自己兜里也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
  还有一支笔。
  他摊开自己的那张纸,只见上面也是写满了各种山货的价格。
  他这才将目光落在钱进递过来的两张纸上,不禁赞了声:“好字!”
  不过也只是赞了一声罢了,他对比着两张纸的价格,将几处不同的地方,标记在了自己的价目表上。
  然后他手里拿着笔,轻轻敲着桌面。
  钱进把猴头菇和薇菜等几样价值最高也较为稀少的东西价格调高了半成,给到了五成的价格。
  而把其他几样产量较大的东西价格下调了半成到三分不等的样子。
  这样一来,如果按最终十万斤出货,其中猴头菇等几样较为稀少的东西可能连三万斤都没有,就算这些东西本身价格基数较高,但最终许志良还是会吃亏一点。
  不过他不打算太计较了,毕竟一个人不能把便宜都占了,而且山货的买卖他是准备赚一笔启动金就拉到,后边儿交给华强,能做多久做多久。
  于是许志良说道:“钱老板做生意真是精明,价格我可以接受,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
  钱进笑道:“你说。”
  许志良道:“我收多少,你吃多少。我们毕竟做不到产业化,无法把每样东西的最终数量定下来。”
  许志良的话比较隐晦,其实意思就是哥们如果最后给你拉来十万斤猴头菇,你也得都给我吃下去。
  五成的价签!
  钱进自然是听懂了。
  他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
  “还有,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概不赊欠。”
  一旁的孟春生叫道:“没有这样的道理!你去鹏城打听打听,哪个不是先供货,定期结算!”
  许志良淡淡道:“这儿是春城!”
  钱进回头瞪了孟春生一眼,回头对许志良说道:“我们每一万斤结算一次如何?”
  “你每给我运过来一万斤,我给你结算一次,现金或者银行转账都可以。”
  “请你放心,我是想长久地和许老板做生意的,断不会搞什么上不得台面的小动作。”
  许志良看着钱进笑道:“一千斤结算一次,结满一万斤后,剩余的九万斤,按照一万斤结算一次。”
  钱进思索了片刻,伸出手说道:“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