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旧事重提

  终于,司不移败下阵来,她无力的看着悠然地坐在自己旁边的校草,开了口:“我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就是想过好日子。”
  也许答案太笼统,无论校草还是身后的大妈,显然都不愿意接受,两双目光依旧没有从司不移身上挪开。
  司不移长呼一口气:“小妹妹,你想想看,你不好好读书,以后就没好学历,没好学历,以后就赚不到钱,没钱,你现在连坐个位置都要受别人的制约。”
  一串话说下来,司不移脸不红气不喘。
  大妈惊愕地盯着司不移,内心也不知道后悔让司不移引领自家闺女多少遍了。而校草,迟疑了一下,却又露出一道笑容。
  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原本的位置上了。这场闹剧,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那你以前追我的时候,是怎么想的?”正当司不移以为,一切尘埃落定,自己任务结束的时候,校草忽然凑了上来,又问了一个问题。
  本来已经坐下来的小姑娘,听完校草的话,瞬间就炸了。
  本以为司不移是个真乖宝宝,结果人家自己就不学好,还信誓旦旦的让她好好学习不要早恋,这种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小姑娘声音不高,却骂的司不移挺不好意思的。就连刚刚对司不移还笑脸相向的大妈,现在也一脸鄙夷的看向司不移。
  “囡囡,你不能跟这个姐姐学。”鄙夷之后,大妈一下拉住小姑娘的胳膊,将小姑娘按坐在椅子上。
  司不移:……
  司不移完全无视郁从文的问题,也无视了小姑娘妈妈的评价。
  “阿姨,你要是不想把位置换回去的话,请别打搅我睡觉。”说完这句,司不移飞快的转身,背对着母女俩。
  身后的母女,还在据理力争。
  小姑娘以司不移的经历,作为证据,试图说服妈妈。而她的妈妈,则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千万别跟司不移学习。
  “你觉得早恋不好?”忽然,校草的声音低低的响起,似乎在问一个很学术的问题。
  “你问这个干吗?”没睡着就被打扰的司不移睁开眼睛。
  “我想知道。”校草说得一本正经,连语气都没变。
  司不移歪着头想了想,而后跟着点头:“是不好。那时候我确实不懂事,连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都不知道。现在想想,那时候真年轻,为了点有的没的,就要死要活的。”
  司不移完全不想回忆起过去,而且,她也真的不大记得。后面的回忆太痛苦,不记得反而是好事。
  “我倒是觉得,早恋没有什么不好的。”得到司不移的答案,校草微微一笑,也跟着靠在椅子上。
  他这话一出,司不移就惊了。
  郁从文是谁?那是标准的好学生楷模。跟司不移这种学生时代就开始混社会模式的太妹完全不是一类人。
  那时候,他做过什么?
  司不移的记忆里,这人似乎很坚定的拒绝了她的示爱。然后事情传遍学校,后来……后来的事情,司不移已经不想回想了。
  “你要是觉得,早恋没什么不对的话,当时干嘛拒绝我?”司不移很不解。
  “我当时不喜欢你。”郁从文回答得十分干脆。
  司不移:……
  为什么她有一种给自己找不自在的感觉呢?她干嘛要问这种弱智问题,正常人的答案,不都是这样么?
  现在能说什么?难不成还得问校草为什么那时候不喜欢她?
  事情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矫情也该有个度吧。而且,这个时候问这些问题,怎么看怎么都有点不对劲吧。
  可是,司不移没问,不代表有人就不回答。
  在司不移沉默的时候,校草开口了:“我一直觉得,美好的感情,是积极的。如果一段感情发展的方向是积极的,那肯定是值得提倡的。如果一段感情,发展的方向是消极的,那么就应该被摈弃。”
  话音落下,司不移朝离校草更远的地方挪了挪屁股。
  她有点感激,自己当初及时悬崖勒马。这种连感情都看得如此淡薄的人,真的还是人么?
  看到司不移的反应,郁从文明显有点惊愕。他已经说得很直接了,可司不移明显不太能理解他的想法。
  司不移只剩半个屁股在座位上了,再挪,就真的只能站过道上了。可是郁从文那目光,依旧盯得她浑身不自在。
  “你想说什么?”浑身不自在的司不移,放弃逃避,顶着校草的目光,又坐了回去。
  她算是明白了,不让校草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校草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我觉得,你对我的感情,是积极的。”郁从文声音不高,语气却很认真。
  司不移都快被这认真惊呆了,郁从文知道他在说什么么?
  “你这话,太容易引起误会了。”幸好在这个时候,司不移还算冷静,她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放松一些:“我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之后,日子才好过了点。”
  “多了不说,你看我在学校,跟你扯上关系的几件事,有哪一件是好事的?”
  司不移的反问,郁从文无从回答。
  这半年来,司不移跟他一起牵扯进了好几件事情,确实没讨到什么好处。
  司不移等了几秒,也没等到校草的解释。她清楚,那些事情,没法解释,两个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强行扯到一块肯定是不行的。
  想到这里,司不移回头,看向身后的母女俩。
  不知什么时候,母女两个已经不吵了,动作一致地竖着耳朵,在偷听他俩说话呢。
  对上司不移的目光,小姑娘猛地往后一躲。
  “小妹妹,我也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司不移很有过来人的风范:“想谈恋爱的话,以后有很长的时间都可以做。学习,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别等到后面,赔了夫人又折兵,什么都没捞着。”
  可不就是这样么,司不移摇了摇头,她要是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可不就是什么都没捞着么。
  可是,天下哪有那么多重来的机会?
  “阿姨。”司不移的话音刚落,郁从文开口了,这一次,居然是冲着小女孩的妈妈来的。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