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杨-莫非-睿定律

  程渺坐在一旁好奇地看着杨睿天人交战,面色先是严肃,随后作沉思状,最后好像要憋不住笑出来。
  “世兄在想什么呢?何事如此好笑?”
  “没,没什么。”被叫了一声清醒过来的杨睿连忙摆了摆手,脸上挂着尴尬的表情。
  都怪那个菜鲲,潜伏这么久突然诈尸也就罢了,非要把它们鲲族已经连个能进入帝陵的人都找不到的事实暴露出来。
  不过,杨睿倒是留了个心眼,那莫名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六道修士实在是有些诡异,全程没有露面也就罢了,连自己的存在都没有展现出来,让人不得不怀疑是在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但曲城侯府里面,有可能跟六道境的顶尖修士搭上边的似乎也只有程渺了,是她招来的人吗?
  以及按照才鲲所说,那六道修士是在自己和程渺深夜对谈后就出现的,而且强行穿梭空间而来,似乎很急的样子,整个辽阳城里有什么值得六道修士如此慎重对待,甚至动用神通唯恐慢上一分的存在吗?
  穿越百里,却能将引起的空间波动迅速消弭,虽然听不懂,不过看才鲲的样子似乎这是很厉害的手段?
  “估计下午就能进入沈州城了,杨略会在南门接应我们,到时候我先收拾他一顿再说。”
  杨睿看着周围熟悉的农田和景致,终于确定自己又回到了沈州这个故乡。这一趟实在有些惊险,若不是有才鲲这个底牌,想必自己已经成为荒山中的一具枯骨,过两年就会变成肥料了。
  下山之后自己昏迷在树下,竟然好巧不巧地被程渺和程绪捡到,真是幸运至极。否则自己没倒在山贼的刀下,却死于一夜落魄厚的感染,那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
  程渺笑盈盈地看着杨睿那眉头紧锁的样子,虽然杨睿是因为杨略的龙阳之好才被牛二出卖,这种丢人的事不可能对她全部全部供述出来,不过她多少也是猜到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小秘密,打算安静看戏。
  “哦?前面好像有人在打架?世兄你看到了吗?”
  “诶,不对,打架就打架,怎么还拔剑!那两个小混蛋想砍谁!”程渺起身凝望远方的山头,躁动的双手不由得悄悄摸向了腰间的佩剑。
  杨睿赶紧在马屁股上抚了几把,让有些受惊的马儿安静下来,随即一脸幽怨地看着英气十足的程渺。
  之前程渺没说,他还没注意,顺着程渺的视线一看,想不注意都不成。
  半山腰上闪动着五颜六色的光芒,旁边的树木一颗颗倒下,激起大片扬尘。但那些光点仍然在不断流动,汇成数条光弧,热闹得不行。
  这帮人可能本来想弄出个山崩地裂鬼哭神嚎的架势,结果自己太菜,就成了现在这土堆群殴菜鸡互啄的滑稽样子。
  连杨睿都能看出来,绝壁是又有修士在半山腰斗法,破坏植被、污染环境从来都是这帮修士的拿手好戏。
  但是他们为什么要在官道旁边打起来!出嫁的队伍就是要讨个好彩头,结果在行程快要结束的时候看见这群人在这打打杀杀的,晦气!
  还有,程渺你这个年纪管别人叫小混蛋真的好吗?
  “世兄你看,那几道剑弧虽然看上去气势不凡,实际上虚浮无力,剑锋上没有半点必杀之劲,明显又是几个通外境的小修士学了点皮毛就出来丢人现眼,真是不知害臊!”
  杨睿诧异地看着程渺:“隔着这么远,你连他们的招式都能看清?”
  “我能不熟悉嘛!”气急的程渺在车上狠狠跺了跺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师门里那群刚会耍剑的入门修士都是这副德行!师门有特殊的法门,可以短暂提升视力。我们不用管,估计负责清路的士卒会给这些不知道找个清净无人的地方打架的小年轻们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杨睿饶有兴趣地望向远方那丝毫不知即将大祸临头的几道犹在炫技的几道身影,低头问道:“小渺的意思是,不用担心这几个修士对我们不利喽?”
  程渺翻了翻白眼,眼白里写满了“不屑”两个字:“就那种剑都握不稳,道心还不坚定,不愿意沉下心练好基本功的败类,世兄你一个打五个没有问题,他们算个蛋的修士。”
  “小渺你似乎也才晓内境吧?”
  “哦,忘了告诉世兄,那天和你分离后我心有所感,修为大进,操持完姐姐的婚事回到师门后估计再过一个月,吃点补品筑牢根基就能让修为再上一层楼。”
  程渺拍了拍杨睿的肩膀,老气横秋地勉励道:“小妹打算突破到知宏境以庆贺自己的十六岁生日,应该破了师门开宗立派以来的记录。世兄宜自勉之,早日入道,莫要让小妹甩开太远。”
  不解风情的杨某人毫不犹豫地一爪子拍掉程渺打上来的手,哼哼道:“我傻了才跟你这么个十等资质的怪胎比,估计天下的年轻修士能达到你这种变态速度的也没多少。你这种人将来就是个破家灭门的打手,为兄这样的将帅之才不跟你比。”
  程渺耸肩一笑,丝毫不以为意,冲着打斗的方向扬起下巴,幸灾乐祸道:“别看现在闹得欢,马上他们就会得到永生难忘的教训。我们继续赶路,不要被他们扫了兴致。”
  “不过啊,小妹只是担心,那些闹事炫技的小辈里面会有极知的人,到时候说不定还需要小妹亲自出面捞人。”
  杨睿点头道:“小渺有所不知,为兄少年之时每每仰望夜空思考人生,终究略有所得。比如为兄就根据典籍的记载和自己的经验总结出了一些不足道也的规律。”
  被勾起了兴致的程渺伸手邀请道:“愿闻其详。”
  “往往人们心里越害怕发生什么,就越容易发生什么。经过为兄的观察和总结,这个规律大部分时候都是管用的。为兄就不知羞一回,将它命名为杨-莫非-睿定律,小渺可以将其简称为莫非定律。”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