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蜂拥而起的恐怖(和大家求一下推荐票,拜托啦!)

  艾莉掩面跑出了负一层的楼道,接着沿着楼梯直奔而上。
  虽然看似风风火火,但艾莉实则跑的很慢,她在等慕容白追出来,但身后始终没有出现的脚步声,却令她大失所望。
  此刻,艾莉真是在心中将张宁的祖宗十八代都臭骂了一遍。
  她刚刚棋行险招,想要跟慕容白来一场现场直播,这已经是拼这名誉不要,也要将两人牢牢绑定在一起了。
  为了能够上位,一个真正的渣女,是完全可以做到不择手段的。
  在艾莉看来,这事儿一旦闹得人尽皆知,慕容白迫于舆论压力,就只能和她在一起了。
  至于张宁,那只是她的备胎。如果能和慕容白结婚,她会毫不犹豫的撇清与张宁的一切关系。
  谁知这一切的计划,却都被刚刚的那股恶臭破坏了,若不是张宁手滑,她也不至于落得这般狼狈。
  “张宁,你这头蠢猪、废物……”艾莉在心里恶狠狠地咒骂着,至于张宁四年来对她的付出,早就被她抛诸脑后。
  确切的说,艾莉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毕竟,没有人会对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备胎感恩戴德。
  虽然心中极度不爽,但艾莉作为一个高段位的绿茶,最终还是强自压抑住了心中的愤怒。
  她下定决心,一会儿如果见到张宁,不仅不会责怪张宁,还会给张宁一点甜头。
  艾莉很清楚,如果他和慕容白之间的这条线断了,张宁就变成她唯一的后备了。
  虽然不是很喜欢张宁这种类型,但艾莉对张宁的家事背景还是有着一定了解的,她知道如果能成为张家的少奶奶,一样可以锦衣玉食。
  更何况张宁对自己百依百顺,肯定不会干涉自己出去鬼混,退而求其次的话,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艾莉如是想着,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
  果然,女人就是要对自己好一点!
  谁知就在这时,突然有人从身后一把抱住了艾莉。
  “艾莉,你好sao啊!”
  低沉的男声从身后传来,那是慕容白的声音。
  “慕容,你怎么才追来啊,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的!”艾莉顿时心花怒放,心底的郁闷也一扫而空,整个人充分地调动起情绪来,戏精上身,几乎是将欲拒还迎演绎到了极致。
  作为一个优秀的绿茶,艾莉很清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稳住慕容白。只要慕容白对她还保有一丝兴趣,那便是她翻盘的机会。
  见艾莉如此配合,身后的人明显抱得更紧了!
  “慕容,你好坏啊,不要这样嘛。”艾莉嘴上说着不要,整个人却明显兴奋了起来。
  “艾莉,你好sao啊!”
  身后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那声音很粗重,双臂上的力道也越来越重,像是要把艾莉勒进自己的身体。
  “慕容,这一次,你可一定要对我负责啊。”尽管有些吃不消,但艾莉嘴里还是不断发出如小猫般的旖旎声来,直至此刻,她也没有放弃给慕容白洗脑。
  “慕容,你知道的,我一直都特别爱你。我和其他人都只是逢场作戏,你才是我唯一爱的人……”
  艾莉的话说到一半却被打断了。
  “艾莉,你好sao啊!”
  艾莉突然感觉有些不对。
  为什么慕容白从头到尾都在重复这一句话。
  而且说话的语调语速都一模一样。
  “慕容?”艾莉心里咯噔一下,她此刻被身后的人用力抱着,根本无法回头,只能试探性地问道。
  “艾莉,你好sao啊!”
  那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中再没有了属于人类的感情,反倒带着一丝古怪,像是什么诡谲的东西在学习人类的语言。
  一股惊悚的气氛在楼道里升腾而起,艾莉顿觉如坠冰窟,直至此刻她才想起来,自己根本就没有听到慕容白追上来的脚步声。
  想到这儿,艾莉的瞳孔惊恐的张大,他尖叫一声,一把挣开身后的“人”,猛地转过身。
  但身后……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艾莉喉咙里发出歇斯底里而又含糊不清的尖叫。
  如果自己身后的并不是慕容白,那刚刚抱住自己的,又是什么……东西!?
  想到这,艾莉背脊的冷汗都流了下来,她紧紧地贴着墙壁,仿佛只有墙壁的冰冷才能给她带来一丝的安全感。
  她用颤抖的手拿出手机,想要照亮周围的黑暗。
  谁知就在这时,艾莉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重重地挤压在了她的背上。
  “艾莉,你好sao啊!”
  同样的声音再一次从背后传来,这一次,艾莉终于听出了那声音的古怪,那并非是一道声音,而是无数相同的声音杂糅在了一起,共同形成了一句扭曲的话语。
  艾莉的双眼惊恐地睁大,瞳孔紧缩,这一刻她仿佛是置身在了噩梦中,她缓缓转过头,看向身后那本该是墙壁的地方。
  “啊啊啊啊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顿时响彻了整个楼梯间,艾莉的手机“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楼梯间里却已经没有了她的身影。
  ……
  【第三病栋-里世界-二楼】
  黑子百无聊赖地站到楼道里,心里难受得一匹。
  他感觉自己被排挤了,人家都是两两一对,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孤苦伶仃。
  周围的灰色雾气越来越浓郁,不断吸进这灰雾,黑子只感觉呼吸道一阵阵麻痒,脑袋也变得愈发昏昏沉沉起来。
  莫名地,黑子胸中突然升起一股愤怒,他想起了这些年为了讨好慕容白,自己当牛做马,做下的那些自己想想都觉得恶心的事儿。
  又想起了自己勤工俭学出去打工时,所受的那些鄙视、作践和白眼。
  没办法,为了妹妹,为了家庭,为了完成学业,像他这种既没有家室背景,又没有太高天赋的普通人,除了夹着尾巴讨生活,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可是,这样的日子,究竟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想到妹妹,黑子心中的怒火略微平息了一些,他脑海中出现了那个总是天天笑着叫他哥哥的女孩儿。
  可他的心随即便被更强烈的怒火所充斥,因为他想到了那个夺走妹妹双腿,毁掉妹妹一声的男人。
  明明那个人是酒驾,明明那个人是违章驾驶,可就因为对方家里权势滔天,那人不禁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甚至还在法庭上对着他笑。
  黑子直到今天都清楚地记得,那笑声是多么的刺耳,就像是一把尖刀,一下下地插在他的心上。
  从那以后,黑子就时常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烧,他的性格也变得越来越暴躁,他发誓早晚一定要杀了那个男人。
  也就在这时,黑子看到灰雾弥漫的走廊深处,似乎……
  有一个诡谲的影子一闪而过!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