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蜂拥而起的恐怖 2

  “什么人?装神弄鬼!”黑子朝着走廊深处大喝一声,然而除了他自己的回音外,没有任何东西回应他。
  黑子此刻正强制压抑着心中的怒意,他犹豫了一下,径直快步追了上去。
  黑子记得慕容白的那张图纸上,关于第三病栋二楼的恐怖传说一共有两个。
  一是二楼走廊里曾有人目击到诡谲模糊的黑影,疑为徘徊在医院内的怨魂……
  二是有人看到二楼手术室内夜半有无影灯的光亮亮起,疑似是若干年前的某场手术还在继续……
  平心而论,这两个恐怖传说还是相当渗人的。
  但黑子从来就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
  在黑子看来,人心就已经是最恐怖的东西了,就算真有鬼怪,也未必有人可怕!
  胸中的怒火,令黑子“莽”了上去,他三步并作两步朝那道诡谲的人影追了过去。
  谁知那人影却十分飘忽,直接转头钻进了走廊尽头靠右的房间里。
  黑子追到房间门口,就看到那房间的门居然关着,也不知道刚刚的黑影是如何钻进去的。
  “臭弟弟,敢装神弄鬼,你可别被我逮到了!”黑字咧嘴发出冷笑,他发誓无论是谁敢装鬼吓他,他抓到那人后都要狠狠教训他一顿。
  想到这儿,黑子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
  然后下一秒,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黑子看到此刻在那房间的正中央,正有昏黄的无影灯灯光向下垂落。
  而在无影灯下方铁制的手术台上正平躺着一个人,他的手脚被捆绑在手术台上,身子不住地挣扎着。
  这人留着十分非主流的发型,一半黄色一半蓝色,他的嘴唇上还带了一个唇环,看起来不伦不类。在他的身边则是整齐地摆放着手术刀、手术钳、咬骨钳、骨锉、骨锤等手术器械。
  看到有人进来,手术台上的非主流男子顿时抬起了头,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黑子的双眼却是陡然变得赤红!
  他没有看错,那被绑在手术台上的人,正是撞断她妹妹双腿的罪魁祸首!
  “怎么是你?我明白了,是你绑架我的对不对?是你那个贱种妹妹的主意?我警告你啊,连法庭都判我无罪,你可不要乱来!”见到黑子走进来,手术台上的非主流青年明显也认出了他,顿时露出了慌张的神色。
  黑子却没有说话,他缓缓走近手术台,抄起了手术台旁的手术刀。
  “你……你别过来!你放过我,我家有钱,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非主流青年顿时大声地嚎叫起来,看得出来他已经吓破了胆。
  “钱,可以买回我妹妹的双腿吗?”黑子狠狠一刀刺进了非主流青年的肚子里,他的脸已经彻底被愤怒所扭曲。
  “钱,可以买回我妹妹的人生吗?”黑子的手臂骤然用力,“撕拉”一声,非主流青年的肚子直接从中央被划开,鲜血飞溅。
  “不要杀我,你这个疯子,疯子!”非主流青年疯狂地嘶嚎着,可他随即就看到黑子那扭曲的脸正在朝着他笑,而他的手臂已经伸进了自己被割开的肚子里,一边用手术刀乱绞,一边疯狂地往外掏着那些被他割烂的器官。
  “去死!”黑子眼中的世界愈发血红,非主流青年的大肠小肠啪嗒啪嗒地砸落一地。
  “去死!去死!去死!”黑子割烂了非主流青年的肝,捅穿了非主流青年的肾。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黑子切开了非主流青年的胃,连肺叶都被他从胸腔里扯了出来。
  至于非主流青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有为什么会被捆绑在手术台上,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黑子的脑海中此刻就只剩下了两个词:
  愤怒!
  还有……复仇!
  耳边传来非主流青年越来越微弱,却始终透着难以置信的惨叫声,那声音对黑子来说,简直就是婉转的。
  妹妹,哥哥终于替你报仇了!
  黑子畅快地大笑着,鲜血染红了他的身躯,染红了他目所能及的一切。
  ……
  “我日死你的马呦!”此刻在第三病栋外的直播帐篷里,孙哥正满头冷汗地看着直播镜头里的一切。
  他看到二楼的黑子突然发疯似地冲进了走廊尽头的手术室,躺在了房间中央那已经生锈的一间手术床上,接着用一把不知是从哪里捡来的手术刀割开了自己的肚子,接着一边用刀绞弄,一边将自己肚子里的血肉器官往外掏。
  他看见黑子的大肠小肠砸落一地,他看见黑子掏出了自己的肝,掏出了自己的胃,甚至连肺叶都被他从自己的胸腔里扯了出来。
  更恐怖的是,黑子好像完全感受不到痛苦,他的脸上带着扭曲的笑容,笑容中全都是复仇的快意。
  “哐当。”孙哥手中的热水杯脱手掉在了地上,整张脸面无人色。
  “特效?慕容白他们搞的特效?一定是,刚刚那些肯定都是假的,怎么会有人用这种方式自杀呢,还是当着几十万观众的面。”孙哥在心里自己说服着自己,他用颤抖的手指点开直播间的数据统计区,就看到直播间内的观众人数不知何时已经突破了一百万大关,这已经是他直播生涯中的最巅峰了。
  但孙哥却丝毫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发现了另一件诡谲的事,一百万人的直播间,居然连一条弹幕都没有!
  什么鬼!
  孙哥从没遇到这种诡异的情况,吓得他差点“停止串流”。
  为什么没有弹幕?
  为什么这些观众全都不说话?
  难道直播间里的这些……根本就不是人?
  孙哥刚刚还在盘算着这么多观众,他今天晚上到底能恰多少烂钱,但他此刻却有些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一股寒意沿着脊椎骨蔓延而上,孙哥想要喝口热水压压惊,这才发现自己手中空空如也,手中的热水杯早不知多久前就已经掉在地上了。
  也就在这时,孙哥的视线突然被屏幕右上角的小镜头所吸引,那是无人机航拍发回来的俯瞰画面。
  此刻无人机似乎已经飞到了足够的高度,而在它的下方,是一片被灰雾笼罩的“异域”,在这片灰雾弥漫的异域中央,是南郊精神病院那模糊的俯瞰轮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点。
  而在南郊精神病院的北方,原本应该出现在视野内的城市轮廓居然不见了,那里只有一片彻骨的令人胆寒的黑暗。
  G市……居然消失在了镜头中!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