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飞雪(一)

  沔县城郭高度不高,最矮的地方仅仅只有六尺,最高也不过九尺出头,大多夯土堆砌而成。并且周长不长,总有三里,北面尤长,独有一里二。故而覃进孝头拨数百人排成了两列。
  负责沔县北面守御的是李延朗,他虽作战经验丰富,但很少守城,当下又是临时赶到,面对蚁附而来的赵营兵士,不免心慌。
  在军官们的强力弹压下,早已在拉弦准备的官兵弓弩手们忍耐住放箭的冲动,眼睁睁地看着赵营兵的前驱越过百步界线,不断逼近城墙。
  “八十步……七十五步……七十步……”作为弓弩手统领的李延朗心脏在胸腔里猛烈跃动着,他浑不觉自己内心的紧张,全神贯注于目测赵营兵距离城墙的步数。直到赵营兵行进到距离城墙五十步时,他才猛然大喝:“放!”
  刹那间,一排箭矢飞蝗般斜射出去,“扑簌扑簌”乱响,一部分射中了赵营兵,而更多的则射偏在了地上。
  李延朗对于县兵们的准度有着自知之明,所以在百步之外,严令禁止乱放箭矢,至少要等到敌军进入八十步,才允许射击。而此时来袭的赵营兵数量并不多,所以他才敢于将赵营兵放进五十步才下令攻击,这也是为了提升命中率而迫不得已的苦衷。
  一排箭矢才至,第二排箭矢紧接着尖啸齐出。李延朗将弓弩手排成几排,轮流射击,虽然牺牲了射击密度,但提升了射击频率,以求将赵营兵前驱完全压制住。
  纵使如此,数百的赵营兵队伤亡也没有多少。他们在一个披头撒发的小头目的喝令下咬牙推进。因为没有盾牌,他们很多人都下意识的将手遮掩在自己头上——虽然这并不能防止箭矢的伤害。
  当赵营兵跑进二十步的距离时,伤亡一下子加大了,这一方面是因为距离更近,县兵们的射击精度因而上升,另一方面的重要原因是,他们中了沔县城早已备好的陷阱:茹进盛此前曾将城池周边的铁蒺藜、捕兽夹等物什搜罗起来,在赵营到来之前将它们安置在城池周围,同时还在地上挖了许多坑坑洼洼,钉了好些竹签。这些地方都用浮土、树叶等做好掩护,只有沔县城的人知道,赵营兵不明就里,自然中招。
  当下沔县北面城郭下一片哀嚎,因为施州民风使然,几乎所有的赵营左营兵士脚上都只有简陋的草鞋,这防磨还成,但面对锐利的菱角、竹签等东西就完全没有防御的能力了。有好些脚被竹签刺穿的痛苦之下跌倒在地,结果又被其他锐器扎到,苦不堪言。还有些被隐藏的坑洼绊倒,自然又免不了一番痛苦。
  再前进几步就遇上了县兵提前挖好的一道绕城壕沟。这道壕沟宽一丈,深度也有将近一丈,沟底下排列着密密麻麻的竹签阵。签头上无一例外都淬了毒,只要被它擦破皮,顷刻就会毙命。
  这道壕沟的距离正处于县兵的远程打击范围内,所以前进的赵营兵一方面要架起长木板小心翼翼越过壕沟,一方面还要时刻防御来自城墙之上的猛烈打击,机动性自然大打折扣。
  乘着此时赵营兵行动受到迟滞,李延朗忙令弓弩手们加快射击频率。在这么近的距离射击几乎静止的靶子的能力县兵还是有的,是故几轮箭雨下去,赵营兵竟死伤近百人。
  那领队的小头目气急败坏,催促着手下兵士强行前进。他反应机敏,几次躲过了地上的陷阱,而他身边的赵营兵士,却多受滞缓,因此不知不觉间,他已经突出在了整个队伍外边。
  茹进盛赶到此处不久,觑得亲切。他虽然文弱,但在此旌鼓雷动、喊杀喧天的环境下也为之心情激荡,环顾众军将:“谁能射杀此獠?”
  李延朗应声而出。因为心怀立功之意,他铁了心也要在茹进盛面前表现一番。只见他张弓搭箭,扣弦稍瞄,只一瞬间就将箭射出。众人目光未至,城下叫声先起,再细看时,那小头目已然倒地毙命。
  李延朗一击中的,引来城上欢呼雀跃。茹进盛赞道:“李将军神射,不输李将军!”他文人出身,不知不觉间就开始卖弄才学。好在“飞将军”李广神射之名人尽皆知,所以在场目不识丁的军士们才不会因为无知而冷场。
  其实李延朗这一箭距离并不算远,技术含量实在不能算很高,但他听得周围的叫好以及茹进盛的赞誉,内心还是十分受用的,得意之下,不由说道:“属下雕虫小技,无足挂齿。比起族侄,便是小巫见大巫了。”
  茹进盛眉宇一动,顺口问道:“哦?世间尚有射术优于你者?敢请此人名讳?”为了守城,他“求贤若渴”,听说有厉害人物,自不愿放过。
  李延朗听了此话,神色忽然一变,自知失言,正不知该如何作答,好在城下的赵营兵士重新鼓噪起来,吸引了茹进盛的注意力。
  头目一死,城下那数百名赵营兵先驱一下子就炸开了锅,他们没人肯再向前走一步,全部都往后撤退,乱糟糟的一片,很是混乱。
  覃进孝冷眼看着自己的前驱慌张后撤,根本不为所动。这几百人本就是新近依附,被自己用来试探城池守备深浅的炮灰,败了也就败了,无关痛痒。然而他想着要将这批人最后一点价值都榨干,便招呼自己手下的一名干将道:“传令弓弩手准备射击。”同时叫来负责监阵的压阵官道:“让弟兄们都瞪大眼睛看看,临阵脱逃的下场!”
  很快,就出现了一幕让双方都目瞪口呆的情形,在一位位监阵官的严厉喝令下,上百名赵营弓弩手从阵中析出,排成队列,毫不留情地开始向溃逃的自家兄弟齐发乱箭。
  那数百人的溃逃部队毫无防备,登时死伤惨重,在一阵阵震天怵人的哀嚎声中,溃逃的赵营兵士成片倒下,偶然有几个悍勇的跑近阵前,也都被早已准备好的赵营刀斧手剁成肉泥。
  当是时,无论城上的县兵还是城下肃立的赵营兵,看到此等惨剧,均是心中戚戚,同时暗自庆幸自己不是那帮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可怜炮灰。
  李延朗见状,乘机朝县兵大呼:“贼军残忍无人性,连自己袍泽也如此无情杀害,咱们要是落到他们手里,必无活路,大伙要想活命,就拿出日婆娘的精神痛击他们,与他们拼命!”
  正说间,赵营兵的第二轮攻势就已经展开。这一次覃进孝派出了三百人左右的刀斧手,人数上虽不及探路的第一波,但装备上却胜出许多。几乎人人都穿着简陋的布甲,手上拎着朴刀或者短斧以及作为防御器械的小团牌。
  这三百人出击不久,后队紧跟着出发,他们之中多有抬着梯子,这些梯子并非云梯,只是携带随军、极为简单的竹梯,但是这对于低矮的沔县城墙也足够用了。
  举梯队出发后,又有一大队赵营兵整装待发。这一大队赵营兵人数甚多,怕有近千人,应该就是攻城的主力。
  覃进孝的安排没什么稀奇,李延朗一目了然。先是以炮灰试探,再派敢死之士先登城池,力求在城上立足,梯队架上梯子然后主力蚁附攻城。虽是最简单粗暴的手段,但同时也是应用最普遍、最行之有效的办法。
  对付这种攻城的法子也没啥特别的招,只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比拼的就是双方兵士的素质、坚韧程度以及主将之间的耐心。
  有了第一次炮灰的探路,赵营的刀斧手很快迫到了城下。因为有着团牌遮挡,县兵的乱矢并未造成多大的效果。反倒是赵营刀斧手展开反击,向上猛掷飞斧、流星锤,杀伤了不少来不及退后的县兵。
  茹进盛也被众人护着退后。李延朗与部下一合计,传令民夫将早已储备好的檑木礌石搬运上来,向城下丢去。有几块特别巨大的滚石凭人力无法掷下,李延朗也有办法,利用府库里的几架器械加以改造成为杠杆,三五人一组,合力利用杠杆将巨石颠下。
  赵营兵团牌防的了箭矢,却难以抵御从高处落下、势大力沉的檑木礌石。机灵的返身就走,有些懵逼的仍自举起团牌想要挡住,然而只听到几声闷响,无不牌裂脑碎,被砸成了肉泥。
  赵营刀斧手的头目也是个极悍勇的亡命徒,知道自己若是无法完成覃进孝交付的任务回去必死,因此连喝带骂,挥刀砍翻两个想跑的部下,才暂时弹压住了局面。他一面指使手下朝城上放箭回击,一面又让一部分手下拼死清理城下道路。
  在他残酷的监督下,赵营刀斧手逐渐控制住了局面,与檑木滚石的攻击范围保持距离的同时安稳住了阵脚。很快,赵营兵的梯队奔了上来,由刀斧手掩护着开始将梯子架上城墙。
  李延朗见此,急令兵士取来改造过的撞杆,两三人合力,用撞杆去顶翻竹梯。然而刚顶翻一二竹梯,瞬间又有三四架竹梯搭了上来。李延朗毫不犹豫,叫上预备多时的一队县兵,这队县兵每人手中均捧着个油瓮,他们排成一列,开始向竹梯倒上滚烫的热油。
  竹梯本来就滑,油水流上去,更难攀登,几名刀斧手衔刀而上,把住竹梯的手顷刻之间被热油烫出了水泡,再也抓握不住,惨叫着跌落下去。李延朗更令弓弩手点上火箭,射向敷了热油的竹梯,只要擦着就顿时起火,浓烟四起。
  等到赵营兵的蚁附大队赶到,赵营的刀斧手也没能有一人上城。
  形势并未按照覃进孝所预想的那样演变,不过他也并不着急,依然不断催促手下兵士向上攀登。在付出了近百人代价后,终于有一两名勇敢之士爬上了城头,但无一例外都被养精蓄锐已久的县兵捅下了城。
  攻击一直持续了大半个时辰,赵营兵士的伤亡已是超过三百,覃进孝这才没了耐心,鸣金收兵,哪料此时沔县东北门突然冲出两百官兵,追着狼狈撤退的赵营兵士大杀一阵,又使数十人成了刀下鬼,两边的战斗方才告一段落。
  这一阵,李延朗大致清点了一下,赵营兵不算前头的炮灰大致死伤接近二百,而县兵的伤亡也接近百人。战果虽大,损失却更大,细细折算,沔县县兵实际上是吃了亏的。不过,这些都是账面上的东西,对于一些看不见的因素,李延朗其实还是感到满意的。
  譬如说,县兵这一次成功击退了赵营兵的进攻,士气上大为提升,战斗意志也比战前更加坚定了。而有了这一次的战斗经验,李延朗相信,在下一轮防御中,县兵们能做得更好。
  取得胜利,沔县城北面的城头的上爆发出阵阵官兵们的欢呼。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赵营这边寂静无声的沉默。
  覃进孝铁青着脸,看着一队队伤兵从自己的面前被扶到后面,原先士气如虹的军队,经过方才鏖战,气势全无。他正焦躁,徐珲那边派人赶来诘责,覃进孝虎着脸,听完了那使者的话,一言不发。左右见他神情不对,个个噤若寒蝉。
  久之,一个亲随小心翼翼靠上来问道:“千总,咱们接下来怎么攻?”
  覃进孝面色阴沉犹如暴雨前的黑云,不快道:“锐气已折,拿什么再攻?”说着,看那亲随踌躇之色,瓮声瓮气道,“姓徐的要亲自赶来骂我,我怎能受他的气?”
  那亲随不明其意,试探着问道:“千总的意思?”
  覃进孝摇着头道:“不必自取其辱,传我令,全营即刻撤离。”说罢,抛下满脸惊惶的一众属下,上马绝尘而去。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