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飞雪(二)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蚍蜉传搜书网”查找最新章节!
  等徐珲气喘吁吁赶到城北时,除了地上横七竖八的残尸,覃进孝早已带着人马不见了踪影。看得出,他走得很急,连断后的部队都没安排,目的只是为了不让自己抓住尾巴。
  按原计划,覃进孝不应该擅自攻城,而事实也证明他的这个决策是完全错误的。徐珲赶来的路上本拟好了无数的责问,哪曾想扑了个空,有劲儿没处使,只能对着一副副残缺的尸体干瞪眼。
  徐珲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作为此次行动的副总指挥,覃进孝的突然撤离所影响的不仅仅是攻打沔县的成败,还关乎赵营的纪律。换言之,覃进孝不按计划行事是一码事,公然挑战赵营的军纪那就是另一码事了。而这也使得当下的徐珲陷入一种进退维谷的境地。
  是该继续对沔县的行动,还是去追覃进孝?徐珲只犹豫了小一会儿,就决定继续待在城下。覃进孝的事,不是他自己能够解决的,需要得到赵当世的指示方可动作。但这攻略沔县的行动,却是需要他自己全权担责的。
  城上的茹进盛与李延义也目睹了覃进孝部兵马突然撤离的情况,他们才刚刚从上一波的激战中缓过神,正紧锣密鼓地安排下一次守御,赵营的变动,也使他们感到疑惑。
  李延义望着城下急匆匆赶来,立足未稳的徐珲部,拱手请示:“大人,不如趁此刻让属下冲他一番,也显我官军手段!”
  茹进盛摇头自思:“终究还是年轻气盛。”嘴上道:“不可。赵贼素称狡黠,他这么做,未尝没有诱我等出城的意思。城中官兵不足,不可浪战。宜等孙总镇健儿援至,方可再作筹谋。”
  李延义认定了茹进盛日后会是自己老丈人,听他这般言语,哪还多说,连声应会而已。
  茹进盛眉头深锁,环视了城头的狼藉,叹道:“这赵贼果然名不虚传,不是等闲可比。我前谓千余兵足够守备,怎料一战就伤亡百多人,更不知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凶残敌寇。”
  李延义亦道:“就连曹文诏都死在赵贼的手里,此人绝不是吃斋念佛的易与之辈,从方才交手的情况来看,的确强悍,超出属下的预期。”说到这里,换上轻松的神情继续道,“好在大人未雨绸缪,一早就从府城请来了援军。只要孙总镇大兵一到,赵贼仍不足虑。”
  茹进盛微微颔首:“是啊,贼寇人众,又瞧出我城内能战之兵不多,所以妄图多面齐上以分我兵。只要一处薄弱,恐就有为彼辈突破的危险。”
  李延义拍拍胸甲道:“大人放心,只要属下在,就不容赵贼一兵一卒踩上我沔县的城头!”
  说话间,城下徐珲军中锣鼓喧天,李延义担心茹进盛安危,劝道:“大人,城上的事就交给属下。如有半点差池,属下第一个提头来见!”
  茹进盛心道:“贼寇打进来了你提头来见又有什么用?”但自不会拂了他一片热情,点了点头,说道:“等击退了贼寇,我请李将军入府一醉方休!”
  愿者上钩,茹进盛轻描淡写下了个套,传到李延义心中那是无比欢欣鼓舞。因为在他看来,茹进盛的暗示再清楚不过,其中隐含的意思便是一旦自己击退贼寇,立下功勋,就有机会拜访茹府,进一步说,可能得到与朝思暮想的茹家小姐见面结识的机会。
  李延义如此臆测,顿时浑身上下干劲十足,连双眼都泛起了亮光,其他的话都忘了怎么说,只顾对着茹进盛不断叨着“属下必不负使命”云云。
  覃进孝不辞而别后,徐珲实则心绪已乱,但他很警醒,知道一旦自己也慌忙撤离,那么便会给官兵瞧出端倪,再难起到预先震慑的效果,甚至可能会使攻城之事功亏一篑。
  不过好在前番覃进孝的冒进并非一无是处,左营兵士凶悍的作战风格依然令沔县官兵心有余悸,加上徐珲不停虚张声势,所以到了最后,李延义等也没想到覃进孝与徐珲间产生了龃龉,始终认为覃进孝部的消失是赵营故意布下的一枚棋子。
  临阵对决,比拼的不仅是双方将士的素质与士气,更重要的还在于双方主帅对情报的掌握与心理的博弈。李延义虽然得胜一场,但因龟缩城中,无法确实查清赵营当下真实的情况,而富有经验的徐珲正是抓住了他这一点的踯躅,索性放开了手脚,派了佯攻了几次城池。赵营越表现得有恃无恐,就越使李延义举棋不定,行动趋于保守。
  徐珲的目的不在于攻城,而在于通过对军队不断地调动,使驻守城上的县兵们疲于奔命。这些县兵虽有保家卫土的激情,却实在没有受到过系统的训练,在来回奔波几次后,兵士素质以及军官组织协调能力的短板就暴露无遗了。徐珲趁机试探性进攻几次,都令早为惊弓之鸟的县兵们大感疲乏。
  试探性进攻一直持续到黄昏,当火烧云染红了大半天际时,徐珲下达了撤军的命令。这一日,除了最开始覃进孝的攻势外,赵营兵再没有发动过哪怕一次实质性的攻城行动。然而,就算这样,高压状态下的县兵在无数次来回地调派、奔劳下,还是身心俱疲。
  徐珲手下的赵营兵忙碌了一整天,同样疲劳不堪。徐珲带着人马前往早便安置好了一处营地扎营后,就立即派人前往城固向赵当世通报白日的情况,顺带请求再派一支人马支援。
  “明日当是个大晴天。”
  身处野地的徐珲与立于城头的李延义都仰头看了看繁星点点的夜空。
  “那个人也该到了。”
  不止看天,这两个人现在心中所想、所期盼的,也是同一个人。一个能够彻底决定沔县城池归属的人。
  翌日辰时,孙显祖的军队抵达沔县。
  “我等翘首以盼总镇,便如久旱而望甘霖也。”茹进盛心事重,一宿没睡,顶着两个大黑眼袋,清晨就等着孙显祖的到来。盼星星盼月亮,这下终于等来了孙显祖,他毫无困意,满眼都是兴奋。
  孙显祖笑着说道:“茹大人言重了,姓孙的不过一个糟老头子,来沔县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锦上添花。”他路上一直和沔县保持着交流,也听说了李延义力却覃进孝的事,故此言之。
  茹进盛脸带掩饰不住的笑意:“贼寇锋芒已挫,孙总镇到来助力,破贼可期。”
  孙显祖又谦虚了几句,茹进盛便邀请孙显祖入城,要为他接风洗尘。不过孙显祖婉言拒绝了,正气道:“贼寇未灭,何以家为。姓孙的虽已迟暮,却犹知事情轻重,在赵贼没有退败前,姓孙的绝不敢松懈半分!”说着补充道,“我孙家军也不入城,怕惊扰百姓,还请茹大人于城外安置一地,供我军暂居。”
  茹进盛其实很怕孙显祖挟势入城。这些军人虽说是友军,但有些时候的行事比之贼寇尤为酷烈。而这孙家军暴横之名在外,一旦入城,难保不会生出什么乱子,茹进盛自忖,面对年高威重的孙显祖,他没有办法节制入城后的孙家军。除此之外,更深层次的担忧来自唯恐孙显祖趁着这个机会,把触手伸到沔县。孙显祖在汉中的权势,他有耳闻,而沔县作为汉中府西面的要渠,汇聚了西、北等方向延伸过来的多条商路,孙显祖若是将此地控制打通,必将获利丰厚。
  因读过史书,茹进盛对武人跋扈专权一事很警惕,眼下格局固然很小,但身为局中人,茹进盛却不希望此类事情的发生。他本就在盘算如何委婉地与孙显祖交涉,哪想孙显祖十分“体贴”,主动要求驻扎在城外。
  “守城在于守野,若弃野缩城,无异于自剪羽翼。”孙显祖悠悠说道,“且前番茹大人仅凭一己之力,就能够力拒赵贼,彼之疲弱可见一斑。我孙家军入城,并无大用。反倒是屯于城外,相互策应,使赵贼左右难以顾全,作用更大。”
  茹进盛对军事不是很懂,但听孙显祖浑厚而富有磁性的嗓音,没来由深信不疑,连连点头:“孙总镇不愧行家里手,说出的话极有见地。”
  孙显祖笑道:“一介粗人,当不起茹大人赞许。”说着,转问,“再过一个多时辰便要黄昏,军事紧急,刻不容缓,我军急需择地扎营,且不知茹大人有什么安排没有?”
  看来孙显祖不进城之意甚坚,茹进盛就怕他反悔,这时候不假思索,回道:“沔县三面环山,城池西、北、南皆为崇山,仅有狭窄山道通往别处,唯有靠东方向,地势稍平,而县城两处宽阔城门,都在此面。赵贼自东来袭,日前攻防,便主要是在东南、东北两门,现在赵贼屯驻,也在东面十里……”
  “嗯,我知晓了。”孙显祖不想听茹进盛冗长的陈述,听到了关键点就干脆地将他话打断,“那么我便带人屯于东北门外,一来看护城门,二来也可防止贼寇饶北而行。”
  孙显祖德话完全符合茹进盛德期望,他强忍着喜悦,不住抚掌道:“孙总镇之助,本官没齿难忘。待击退贼寇日,必为总镇请功!”
  “茹大人此言差矣!”孙显祖白眉下垂,短叹一声,继而昂首朝天,正儿八经地朝东北方的天空拱了拱手,“为国效力,为君分忧,是为臣子者分当所为;扫除浊恶,重拯黎庶,更是我等为官者之本也。姓孙的不才,平生夙愿只有马革裹尸,余者功赏云云,并不在意。”
  茹进盛听他郑重其事说这一番,登时肃然起敬,口称:“孙总镇之言甚是,是本官孟浪了。妄自揣摩,着实惭愧!”孙显祖之言虽然稍显做作,但茹进盛还是相信他是出自真心。他固然听到过关于其人的风言风语,但三人成虎,这年头,谁身上没些泼墨?武人贪渎一些正常,只要杀敌效死的心还在,就仍值得称道。
  孙显祖挺胸昂首,用余光瞄了瞄肃立着的茹进盛,心中哂笑:“又是个书呆子。”
  孙家军在入夜前于沔县东北门外安顿完毕。到了夜晚,风云突变,白日里的明媚不见,却纷纷扬扬下起了小雪。
  小雪稀稀疏疏,从头顶黑而无尽的天空旋转飘落,落在依然坚守在城头的李延义肩上。雪落即化,变成水渗入他的衣甲。直到积聚至令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才回过神,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还没睡?”
  脑后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李延义浑身一抖,立马转身回话:“大人,你来了。”
  “恩。”茹进盛披着一件旧氅,走到前面,和他并肩而立,看着远处的漆黑中,孙显祖营内透露出的点点灯火,“睡不着。”
  重压在身,或许普通的兵士还能在困乏极了的间隙,打上个小盹,但如茹进盛、李延义这般的劳心者,却是无论如何也难以闭眼。
  “孙总镇来的是时候。有他守卫东北,贼寇必无能为也已。”茹进盛看上去已不像之前那么焦虑,甚至嘴角都露出几分轻松的笑意。
  “是。孙家军百战雄兵,有他为援,退敌指日可待。”李延义看着一朵不规则的小雪片停在了自己的鼻尖,并没有拂去它,而是任凭它融化,感受产生出的一丝凉意。
  “不论粮秣支持,还是自身安危,贼寇都不可能在沔县暴露太久。只要让他们清楚攻城是镜花水月,最早明日,他们就将知难而退。”茹进盛似乎很有信心,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莹莹几点亮光。
  “大人……”说到“退敌”,李延义不知哪里生出来的一股勇气,正想借机问问自己和茹平阳的事,但话到一半,却终究咽了回去。
  “怎么了?”茹进盛抬眉看了他一眼。
  “没,没什么。”李延义急忙掩饰自己的仓皇,但越掩饰,就越羞惭。
  “东北面既有孙总镇看着,就不必再大费周章了。东南城墙略低,外在又较开阔,你看着把人都聚在那边,防备贼寇有可能地攻势。”茹进盛见李延义神情有点奇异,边说,边用疑惑的眼光打量他。
  李延义低头拱手:“是,属下省得了。”
  茹进盛说了这些话,突然感到有些困倦,打了个哈欠,朝着李延义微微一笑,就返身带着两个侍从沿着城阶走了下去。
  李延义看着他离去,五味杂陈,更多的雪片掉落他头上,他浑然不觉,最后长叹一气,摇着脑袋走向了城墙的另一端。蚍蜉传最新章节地址:蚍蜉传全文阅读地址:蚍蜉传txt下载地址:蚍蜉传手机阅读: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喜欢《蚍蜉传》请向你的朋友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手机站: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