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缘由

  魏嘉赢得毫不拖泥带水。
  黑暗涌动间,一道道灵光显化成形。
  “不,你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多魂力!”
  无数灵光显化的怪兽,扑了上去。
  各式灵光化作的攻击,淹没了那处高台。
  灿烂的烟火,五颜六色,绽放出绚烂的光。
  就在此时,远处高台上,那半神所在之处。
  猛地有一股强大的意志苏醒,其中带着铁与血的气息。
  “是谁?”
  是战神。
  魏嘉想起,这位半神似乎是远道而来的某位战神之子。
  眼见着神子死亡,他的父亲意志就降临过来。
  当然,也可能是早有准备。
  或许在谋算着什么,或许又不是,但那都不重要了。
  “是我!”
  魏嘉直立挺身,在赫赫神威之下,昂然而立。
  球形的结界,豁然敞开,如帘幕般,两边徐徐分开。
  露出清朗的天空,以及几颗寥落的晨星。
  原来已是到了黎明。
  东方泛起一抹鱼肚白,一线晨曦缓缓升起。
  紫黑色雾气越发浓郁,卷起血光,下方源源不断有着雾气汇聚而来。
  “你,凡人·······”
  前方白光中模糊的人影,震怒出口:
  “见到神,竟敢不跪!”
  魏嘉嘴角带着云淡风轻的笑意,听着这无能狂怒,也只是一笑了之。
  先前他见神降,还以为是多么强大的神,现在衡量了下,原来也不过如此。
  ‘远不及从石印上感受到的道韵气息,就连我,此刻也相差不大了······’
  虽然如此,他也没有大意。
  尽全力调用周围结界的力量,汇聚起来。
  周身气息不断涌动,竟迅速拔升到与之平齐的地步。
  “凡人,我在问你话呢!”
  白光中的人影,带着盛怒,见到一个忤逆自己的凡人,顺手本要施加惩戒。
  只是碍于对方那强大的气息,显然已经超过了许多半神,于是还是按捺住了。
  战神并不是一位仁慈和善的神。
  相反的是,他素以脾气火爆著称。
  能让他收敛脾气,愿意好好交流,并不容易。
  他的化身,不过是潜藏在神子身上,本身力量并不算强。
  虽然他名字叫做战神,并且有着战斗方面的神职,但其实拥有同样领域神职的神明,并不只有他一个。
  他其实很弱,只在所有神中,位居末流。
  也正因为如此,才能投机取巧混进这里。
  这里确实有一份成神的契机,如他得了,将可以获得新的神职。
  神的强弱,在诞生时,就已经确定。
  整个世界,可以视为一块完整国土。
  大大小小的神祇,如同不同等级的领主。
  他们瓜分了这个世界所有的领域。
  领地越大,实力越大。
  领地就是神的职权范围,也是他们的力量本质与归属。
  随着新神的不断诞生,无主的土地不断分离出去。
  直到最后,再也没有一寸无主的土地。
  神的力量来自于神职,即本质上来自于世界本身。
  因此,从出生开始,神的上限和下限就恒定了。
  不存在任何后天靠锻炼提升的可能性。
  诚然,锻炼对于神力的掌握,挖掘神力运用的形式,可以稍稍提升综合实力。
  然而上限已经固定了,绝不会再有所突破。
  最低级真神,永远是最底层,除非······获得新的神职。
  这就是他为何明知命运早有安排,也非要来到这里的原因。
  他想赌一把,试着挑战命运。
  “你死定了!”
  魏嘉感觉到了什么,忽地侧耳倾听。
  “听,风的声音。”
  下方传来震动山谷的呼啸。
  一道莹白色光明,通体带着雪色的长龙,蜿蜒而来。
  迅如闪电般,裹挟着狂风,扑了上来。
  轰的一下,带起阵阵气浪。
  魏嘉不得不将双臂举起,挡在身前。
  衣角的袍子,在风中哗啦啦作响,拍在身上,抽打得有点生疼。
  再去看时,天际爆出亮白色的光明。
  白龙有着四爪,双角,鳞片都是半透明的,几乎能穿透身体,看到身后的天幕。
  光明凝结的身影,不断溃散、聚合,随即再度被白龙撕裂。
  虽然光看气息质量,两者几乎是相近的。
  然而两者体量差距毕竟太大。
  白龙目测也有上百米长,数米粗细,在高空之中更是裹挟着风与气流的力量,速度和反应都是极快。
  那战神的分身,显然不可能是对手。
  “那么,此地应许的神职,就是所谓命运安排吗?”
  确实是感受到了一种晦涩的气机,盘桓在周身空间之中。
  似乎在催促,在期盼着,带着平和的善意。
  此时,微弱的气流涌动,在耳畔传来低声的呢喃。
  那是白龙的声音。
  “吾等大气生物,并非土著,而是自生命古星之外而来。”
  “传承之人,下方就是遗留,曾经我族前辈留下,是一份足以让你封神的遗泽。”
  “只是,你要谨记,大气生物的本质,是在太空,并不局限于某个世界。”
  晨曦的光明,自天际而来。
  魏嘉沐浴在金色的光辉之中,踏着气流组成的无形阶梯,步步向下。
  自下方吹来的寒风,带着清新的气息,又有几分缥缈的神性。
  的确不似此世之神,反倒更类似于石印之上,东方式神仙世界的神性气机。
  “是希望我接受这遗泽,然后融入这个世界吗?”
  命运的晦涩气息,在此越发浓郁,甚至可以说非常活跃了。
  催促着他,赶紧接受遗泽,然后在此世成神。
  魏嘉若有所悟:
  “大气生物来自域外,他们的神,哪怕陨落,其本能力量,终究还是不愿为此世同化。”
  走到这里,他已经可以感应到,内里散落的神性气息,明显在排斥着外间的命运气息。
  双方以山谷某个高度为限,泾渭分明。
  “如果我先继承,然后登神,便可顺理成章融入这方天地。”
  这对于这方世界而言,犹如多了一种新的领域,是有益的补充。
  只是对于白龙而言,就等于断了梦想。
  等等,那白龙守在这里这么久,为什么不自己接受这份传承?
  魏嘉站在神性领域之前,犹豫了下。
  回首一看,白龙已然击溃战神化身,缓缓降了下来。
  它的身躯不断缩小,到下方时,仅剩下原先一小半。
  所谓大气生物,似乎正体都是如同充气的一般,在空气之中仿佛鱼在水中一样。
  “你在犹豫?”
  即便如此,它的声音依旧仿若雷震。
  磨盘大小的眼珠子,瞪大了望着他。
  细长透明的龙须,在气流中飘起,几乎飘到他的脸上。
  “是在怀疑我?”
  吐出的气息,没有味道,反而是清新的空气。
  “是。”
  “不必怀疑,这是专为你留的。”
  白龙人性化地流露出一丝追忆。
  “你与先祖,是一前一后跨入世界。”
  “或许你不能理解,我这么跟你解释,穿梭时你处在极特殊的领域之中。”
  “一前一后,相差可能只是几步,但落入世界,就差了百年。”
  “没有比你更适合了,大气生物一族,未来新的造物主。”
  白龙微微颔首,退后了半步。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