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回首青泉何日来

  下山已有半月,毛大师祭剑那天发生的事情仍悬于我心头,萦绕不去。
  那日小玖救醒瓜大娘,她自醒来后便成一副痴然状,嘴里只念着“毛大哥”三字,其他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直到回到客舍后的某日清晨,她忽然清醒过来,双目赤红地要我们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完完整整地告诉她。
  瓜大娘听讲时十分平静,低着头一言不发,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待我讲完后,见她抬起来的面孔早就被泪水浸湿。她又哭又笑,大悲之后又大喜,悲的是此生再也见不到她心念之人了,喜的是毛大师终于完成了他的遗愿。
  她这般哭哭笑笑地好一阵,语气似疯似癫,完全不复往日神采,实在让人心疼不已。过了好一会,她似乎是闹倦了,颓然靠着床头轻声同我道:“那把剑呢?姑娘可否让我看一眼剑……”
  我立即取来剑放到她面前。利剑似乎斥生,青色的光芒逐渐泛出红光,尖鸣一声。瓜大娘朝它伸出手终是有些害怕,缩回手戚戚地垂下头,哀然道:“姑娘还是拿走吧,若毛大哥真附在这剑上,他定然是不愿意看到我这个样子的。”
  说罢,她又红着眼睛哭起来。我难过地叹声,双手一下一下地抚着她的背脊,想借此给予她些力量与温暖,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出屋门后,我问小玖可有办法救治瓜大娘。
  小玖摇摇头道,这是心病还需自救。
  我无言以对,只能祈求瓜大娘快快好起来。
  想不到隔日,我早起练剑,见那院子里的石桌上已经摆好了热气腾腾的早饭。瓜大娘端着一笼水晶饺子走过来,同往常一样咧开嘴朝我笑,“又是姑娘起得最早,不如先吃了早点再练剑。”
  她像是忘却了那些痛心疾首的事,精神抖擞地和我说笑。我发愣片刻后便立即点点头,回笑着请她一起坐下来享用早点,又同我说起她这几年卖瓜开客舍的趣事。
  又过几日,于三前来客舍,把刚铸好的剑也带来了。
  与此同时,那天柳瘦子也从金陵赶至了青泉山。他第一个从剑鞘中抽出那把长剑,剑身通透,凌冽如风,在空中一声长吟,惹得他大笑三声。
  “好!好!”
  柳瘦子颇为满意,还多给了于三一倍的银两。
  于三受宠若惊,忙摆手谢拒。
  柳瘦子抱着剑笑得更欢了,他道:“像我们这种剑客,最难道的就是要有把好剑来相称。你这剑我大哥定然喜欢,多出来的银子全当是他谢你了。”
  柳瘦子说得十分豪爽快意,于三见状也就心安收下,同他再三道谢咧着嘴笑得开怀。
  夜半,我、胡小二、小玖还有柳瘦子四人一起坐在院子里,喝着他从十里穿巷带来的虫二酒,又大谈金陵往事来。
  好久好久没有喝得如此尽兴了。
  酒,还是虫二酒最合我心意。
  喝到迷离之际,柳瘦子忽然看到我身旁的佩剑,兴致大涨,“女侠,你这把剑可不俗啊!”
  “好眼光!”我对他竖起大拇指,托着脑袋同他说起这把剑的来历。酒意上头时,胡小二和小玖替我接下去说道。
  柳瘦子听完后亦是长叹一声无限感慨起来,“想不到青泉山还藏了这样一位高人!”
  我连连点头认同,那手托着头愈发沉重起来,又听他转变语气,欣然道:
  “不过女侠,这便是你与那位高人的缘分。我看这剑认了主,你不妨就执着此剑行走江湖。日后,它必能帮你闯出一番作为。”
  “不行。”眼睑越来越下垂,我迷迷糊糊地摇头,同他道,“这把剑我要交给云娘娘的孩子,谁都不行……”
  “啪——”手里的空酒坛倒地,我合上眼睛的那一刻听到有人叹息一声,
  “傻丫头啊——”
  又过几日,终到离开青泉山的那一天。
  柳瘦子拿到那把剑后的第二日便同我们辞行,他说他大哥生辰将至,门派里还有许多事情要打点。我颇为理解,见他背影匆匆向东南而去。
  其间我还和胡小二上山去了毛大师先前住的山洞一趟。
  才过半月,洞中便杂草乱石丛生。
  不过我俩还是有所收获。
  我们在洞中碎裂的石榻下找到一把剑鞘和几本铸剑的典籍。那剑鞘合上那把利剑十分合适,想来毛大师早就有所准备。
  而那几本铸剑的典籍,我们把它送给了于三。
  小玖的药摊子生意一日好过一日,青泉山一带少有大夫,再加之小玖医仙的美名远扬,上门前来的病人越来越多。
  小玖是医者,此生以行医救人为志,对于这一带的病人他亦是十分不舍的。前几日他便同我商量,他说,他还没有想好之后要去哪里,不如再留在青泉山小住一阵子。他还想给这里的人讲授些关于药理的知识,必要的时候亦可自救,如果能收个徒弟便更好了。
  对此,我大感欣慰。
  小玖真的长大了,有了自己想要做的事。
  许是经过毛大师祭剑一事,也让他更让我明白,有时候,为了心中志向,需要做出牺牲,乃至牺牲自已也无怨无悔。
  当然小玖又雀跃同我道:“师姐,我留在青泉山还是为了瓜大娘那份做菜的手艺,你们走后,那些美味珍馐可全都给我了!”
  见他双眼发亮,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他一向少年老成,难得见到他小孩心性,但这样,我却越发放心下来。
  所以这一日,只有我和胡小二离开青泉山。小玖忙得看病人走不开,前来相送我俩的是瓜大娘。
  瓜大娘携着我的手絮絮叨叨地说了一路,语气很是活络,但眉目间却十分不舍。
  最后她送我和胡小二到山路口,放开我的手,眼圈微红,
  “姑娘,少侠,瓜大娘只能送到这了。都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大娘我是个粗人,这辈子能认识你两个人物,实在是高兴啊!你两个这一走,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总之凡事要小心,多保重!要是哪天再路过青泉山,要记得大娘总在珠珠客舍里等你们。”
  瓜大娘的话听得我极为感动。我鼻头一酸,轻轻拍拍她的手背道:“大娘,我们知道的,你也一定要多多保重!”
  胡小二道:“瓜大娘你放心吧,那小玖还留在客舍呢,我和女侠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他说得诚心诚意,瓜大娘终是转悲为喜,连连点头道“好”。
  正要分手离去时,忽见瓜大娘又眼色一暗,期期艾艾地开口道:“姑娘,少侠,其实我有一事相瞒。”
  我和胡小二静静地听她说下去,
  “那毛大哥的妻子邬玲,邬玲她是个好姑娘。”
  瓜大娘语气一沉,面露悲怆,“那几日我悲痛欲绝,亦是想到还没有把这个事告诉毛大哥。”
  她握紧双拳,“邬玲姐姐是不会害毛大哥的。十八年前官兵来之前她就同我商量过此事,她说毛大哥心怀大志,断然不能进宫,她总得想个办法,让他留在青泉山。可是,可是邬玲姐姐也没有告诉我她会用什么法子……直到那日下山路上你们几人说长觉散,我才反应过来,或许长觉散就是她的法子……可是这件事我始终不敢告诉毛大哥,我怕……”
  瓜大娘说到此处,终是止语簌簌落泪,再也说不下去了。我这才发现,仅过半月,她的双鬓间竟生出了那么多白发。
  “我知道,我知道。”我轻轻替她揩去眼角的泪水,更是柔声道,“大娘,这些事情里至始至终都没有大娘的过错。毛大师孤身一人在山洞里住了十八年,只有大娘你每天上去看他,给他送饭,陪他说话,我想毛大师早就把大娘当成一不可失去的知己了。”
  “真的?”瓜大娘抬着泪眼问我。
  “当然。”我拼命点头,暗暗拍了拍胡小二的背脊,他亦跟着点起头来。
  “噗嗤”一声,瓜大娘眉开眼笑,她道:“好了好了,大娘不闹了。想大娘快半百的人,还要两个年轻人哄着,太丢面了!”
  她擦干眼泪,笑着又与我俩说道了一番,终是和我们分了别。
  我和胡小二往西前行,瓜大娘转头返回客舍。
  接下去的一路上,我和胡小二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他目视前方,眉眼间似乎有些沉重。
  寂静好久后,他忽然侧过头来看我手中的剑,
  “女侠,既然现在剑在你手,不如你给它取个名字?”
  我看向他,“我只是暂且保管,剑的名字得由它的主人取。”
  “在找到剑主之前,你就是它的主人。这段时间,你总得给它想个名号。”
  胡小二的语气忽的轻松了不少,他一弯眉眼,展露出两个梨涡,“叫什么好呢?女侠剑怎么样?”
  我笑着同他摇摇头,正欲开口,脑袋里忽然闪现出一道灵光。
  “胡小二,”我颇为正色地叫住他,“你可知上古有一把神器,叫做流光剑。”
  胡小二停下脚步歪着头看着我。
  “既有流光剑在前,”
  我拖着长音,扬起手中长剑,眼中流过一道光彩,
  “不如我们就叫它溢彩剑。”
  铮——
  剑鞘中的剑似是满意地发出一声长吟。
  胡小二定定地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对他弯着眉眼笑起来。
  好一把溢彩剑!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