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30.I:轮椅上的女人


  沈扬接到萧慕电话的时候,当时正在出租车上,正准备找一家酒店歇下。
  “好,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沈扬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萧慕的爸妈要见他,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要兴师问罪吗。
  没多长时间,按照萧慕给的地址,沈扬坐着出租车抵达这里。
  萧慕的家在三里屯,靠近BJ工人体育馆和团结湖公园那边,三环内,沈扬对BJ很陌生,来过的次数屈指可数,最多的印象就是书本中。
  “我到了,你在哪?”从出租车上下来,站在大街上,沈扬打过去一个电话。
  很短的时间,萧慕就过来了,从那个小区门口走出来,他大步流星走着,身上的衣服换了。
  中纺里社区,一个很不明觉厉的名字。
  沈扬身上只带着一个公文包,里面一个笔记本电脑,其他的东西都没有带,一身正装看起来就是商务人士。
  “?”
  沈扬没有说话,看着萧慕穿着居家服走过来。
  “走吧,先去吃饭。”萧慕也没有多说,但是表情还是有些凝重。
  步入小区,六点多的时间,小区里行走的人已经不多了,现在是晚饭时间了。
  萧慕的家就在这里,一个中高档小区,小区并没有多豪华,但是能住在这里三环外,本身就是实力的一种象征。
  小区的环境很好,坐落在三环闹市区,一点也没有显得凌乱嘈杂,相反傍晚时分,有一种宁静的美。
  沈扬并不知道,能住在这里的认识什么地位,如果他知道就在这个小区旁,有个民政部离退休干部局,还有个国资委离退休干部活动中心,他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淡定了。
  直到走进中纺里十三号,走进一户公寓的时候,萧慕才停下来。
  直到此时,沈扬才知道什么叫做低调的奢华。
  “你就是沈扬吧?”
  面前是一个中年女人,她坐在轮椅上,后面推着轮椅的人是蔡晓萱。
  沈扬猜想,她应该就是萧慕的妈妈了,萧妈本身是一个和善的人,不过似乎因为身居高位,还是给沈扬带来一点压力。
  第一次见面,沈扬就知道眼前的萧妈不是普通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体制内的人。
  萧妈说话语气并不重,相反语气很亲切,脸上的表情也很和善,似乎就像是第一次见萧慕的同学一般。
  沈扬突然感到有些唐突,第一次上门,竟然什么礼物都没有带,这也算是失礼了。
  “伯母您好,我是沈扬。”
  萧慕乖乖地站在身后,沈扬听着萧妈说话。
  一阵寒暄,然后沈扬被带到饭桌上,四个人的饭菜,并没有其他人,饭菜是保姆做的。
  沈扬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萧慕的爸爸不在,但是随后而来的谈话,沈扬才知道萧慕是单亲家庭出身,萧爸很早以前就跟萧妈离婚了。
  “小慕在SH给你添了许多麻烦吧?”
  没有食不言寝不语,饭间的时候萧妈和煦地说着话,像一个母亲一样地为沈扬夹菜,很体贴很和蔼,然而沈扬却感受到压力山大。
  “当然没有,小慕帮了我很多。”
  即使萧慕真的有很多麻烦,但是沈扬此时怎么能说出来呢。
  饭间的时候就这样一会在聊天,谁也没有说正事,因此气氛很活跃,即使中间出现短暂地冷场,也很快转过话题。
  萧妈很照顾沈扬,她显然知道发生在沈扬身上的事,因此沈扬家里人的事一点也没有提到。
  期间还提到沈扬开公司的事,萧妈很支持沈扬。
  “现在的孩子能有这样一份事业心,真的挺不错的,小慕应该向你学习呢。”
  “小慕也挺不错的,要不是他帮我,我现在还焦头烂额。”沈扬客气的笑笑,被大人这样表扬,尤其是这句话不是客套,很容易放下戒心。
  和萧妈聊天很愉快,她说话总是说一些令人愉快的事,不会让人感到为难,她总是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深入,什么时候应该停止,察言观色的本领很强。
  和这样的一个人谈话,轻松是有的,甚至会体会到一种知心之感,然而这恰恰显示出萧妈的能耐。
  萧妈之前是做什么的,这些原主人应该知道,不过现在沈扬一头懵逼,因此说话间尽可能谨小慎微。
  一向大大咧咧的蔡晓萱,此刻也静静地吃着东西,一点也没有想要插入话题的意思。
  看得出来,蔡晓萱和萧慕,他们两个都很爱戴甚至是敬重萧妈,如果是萧慕的话,这还可以理解,因为萧妈不仅扮演慈母的角色,还要扮演严父。
  但是蔡晓萱的话,她这样的表现,分明就是因为萧妈的另一面,家庭之外的另一面就是事业,很明显,蔡晓萱很佩服萧妈。
  “小慕小时候总是很皮,现在也不安分,当年本来是要在BJ上大学的,就因为叛逆一下子去了SH真是让人不省心。”
  就算是抱怨萧慕的时候,萧妈也没有多少责怪的意思,只是有些无奈,或许是看开了吧。
  沈扬也有点理解萧慕,当年他就是因为叛逆,所以才没有去省城读书,而是来到SH尽管之后的经历并不怎么样,但沈扬并不后悔那个决定,出来走一走看一看之后,才发现当初眼界是多么狭小。
  “其实,能出去多走走也是好的,我就不想待在一个地方。”沈扬默默地想起那句话,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沈扬现在就想出去看看,不过总是很忙。
  沈扬并没有反驳萧妈的意思,他说的很诚恳,因此萧妈并没有在意。
  “是啊,我年轻的时候就去了好多地方,现在想起来真是太幸运了。”萧妈由衷地感叹,说话的时候还摸着身下的腿。
  沈扬一下子就明白萧妈说的是什么,她的腿很明显已经不能走路了,现在去其他地方看一看都很困难,因此才会留恋以前。
  沈扬默然,他本来就不太会安慰人,现在这样反倒沉默下来。
  “走吧,去外面出去走走。”
  直到饭毕,保姆收拾着碗筷,蔡晓萱推着萧妈出来,沈扬和萧慕默默的跟在后面,正题才开始了。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