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31:不幸的人不幸的事


  天一亮,因为昨夜睡得比较迟,早上还有点困。
  最后是被蔡晓萱叫醒的,沈扬是因为失眠现在贪睡了一会儿,至于萧慕则就是因为兴奋没睡着单纯的贪睡罢了。
  吃完蔡晓萱做的早餐,早餐其实是为萧妈准备的,用蔡晓萱的话说沈扬和萧慕是顺搭。
  好吧,只要有早餐吃,这没什么。
  昨天萧妈终于放行,虽然有半年时间,不过萧慕很开心,昨日的闷闷不乐和沉重已经消失不见,现在笑容很舒展的那种,在SH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舒展。
  看到萧慕心情如此之好,沈扬也感觉心头一松,尽管第一项投资还没找到,不过现在已经有了头绪。
  吃完早餐,沈扬和萧慕就出发了。
  沈扬现在要去见一个人,下午的时候萧慕要去相亲,沈扬也会一起过去。
  当车停在丰园路,沈扬拿着记着地址的纸张,默默地注视着四周。
  一路从CY区的三里屯,开车穿越大半个BJ路过三环线四环线,才抵达现在的这里,FT区南苑荷塘街。
  目光所及之处,一片低矮的四合院,沈扬心里尽想着以后这些地皮值多少钱,似乎开了公司之后,看一件事的眼光都不同了。
  昨天去中纺里小区的时候,那时并没有想萧家人怎么对他,反倒因为看到很别致的小区,想着投资开发这样的小区需要多少钱。
  现在也是如此,如果囤地皮开发房地产的话,或许也会很赚钱吧。
  “就是这!”
  萧慕下了车,啪的一声关上门,指着旁边的一户四合院。
  沈扬默默地下车,心里想着的东西被打断,想起萧慕给的调查结果。
  韩依人刚出生母亲就因为难产去世了,三岁时父亲在工地干活时从高架上掉下来摔断了腿,家里没有多少钱医治,她父亲因为此吞下小药瓶自杀了。
  联想着沈扬母亲的每年每月的汇款,现在离这个月汇款时间很近了,如果可以的话,沈扬想亲自把汇款交到她手上。
  “她是你什么人啊?”萧慕喋喋不休地问着,对沈扬远房亲戚的回答明显不相信。
  “我也不知道。”沉默着,沈扬给出了这个答案。确实如此,沈扬自己也不知道,甚至于原主人也不知道。
  “梆梆绑!”沈扬敲着门,按照萧慕说的,这应该就是韩依人的家。
  就在沈扬嘀咕着靠不靠谱的时候,四合院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满脸皱纹头发有些花白的老人站在眼前。
  “……”
  老太太并没有说话,拄着一副拐杖,穿着一身灰色的旧衣服,冷冷地看着眼前的沈扬和萧慕。
  她穿得极为朴素,而且看人的眼神很冷,就像是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被她看着就觉得极为不舒服。
  不过看到这个人,沈扬就知道萧慕的调查是对的,眼前的老太太就是韩依人的奶奶。
  十六年来,只有韩依人和她奶奶相依为命,旁边在没有其他人。
  “大娘,我们找韩依人,她在吗?”
  沈扬几乎是换了一副脸色,尽可能的使脸上的表情生动,即使他知道这是无用功。
  果然,即使沈扬换了一副笑脸,韩奶奶也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冷冷地注视着他二人,身体挡住门道,也不准备让他们进去。
  韩依人正在洗衣服,她昨天才辞别同学回到家里,准备歇一两天再回学校。
  韩依人是被说话声惊动的,丢下衣服走过来就看到奶奶站在门口,门外是两个年轻人。
  她一看这一幕,就知道奶奶又生气了,其实生不生气并没有什么分别,奶奶一向就是这个样子,从她开始有记忆开始,奶奶就是这个样子了。
  沈扬看到有人过来,认清楚她就是照片中的韩依人,他正要叫她,这时候眼前的韩奶奶开口了。
  “死丫头,小骚蹄子,不知道从哪里勾引来的男人,和你妈妈一个货色。”韩奶奶骂得很难听,骂着的时候还拿着拐杖朝韩依人打过去。
  沈扬和萧慕被眼前这一幕感到震惊,纸面上的调查结果是一回事,但真实看到又是另一回事,尽管对此有所准备,但还是感到很惊讶。
  拐杖结结实实打在韩依人身上,听得她闷哼一声,但生生受住了这一下,本来以一个年轻人的敏捷,她可以躲过去的,但是没有。
  一切都如调查结果一样。
  萧慕反应很快,一个箭步走到韩奶奶跟前,用力握住拐杖一下子夺过来。韩奶奶没有准备,差点跌倒在地,沈扬和韩依人赶紧扶住她。
  这一下韩奶奶更生气了,一双枯萎的手奋力挣脱,嘴里叽里咕噜地骂着,手指头指着韩依人,骂得更难听了。
  “狐狸精,一个个男人送上门,白眼狼,吃里扒外的东西。”
  韩奶奶就这样骂着,但是韩依人态度显然有了变化,她没有再理会韩奶奶,而是目光放在了沈扬和萧慕身上。
  “很抱歉,请进来吧。”
  沈扬这才注意到韩依人手上还沾着泡沫,显然刚才在洗衣服。
  果然如同调查结果上的那样,很勤劳持家的一个人,相比之下韩奶奶就令人不齿了。
  韩依人带着沈扬和萧慕走进屋子,似乎察觉二人的不习惯,随口说着。
  “没关系,她骂一会儿没人理她就会自动结束的。”
  沈扬和萧慕面面相觑,到这个时候能怎么说呢,韩依人对此显然已经麻木了,十多年来经常经历这些,谁不会麻木呢。
  等坐在破旧的沙发上,外面还在喋喋不休地骂着,不过声音已经小了很多,也没有邻居来劝说,显然都已经习惯了。
  “喝水吧。”
  韩依人洗了洗手,给二人倒了两杯水,然后才坐在一旁。
  早知道这个情况的话,沈扬就约韩依人出来谈了,就是因为不可置信,亲自来看一下,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韩奶奶因为什么,现场的人都很清楚,不就是不喜欢韩依人,儿媳的死迁怒于韩依人,儿子的死也迁怒于她。
  “有什么事就说吧。”韩依人极为淡漠的说着。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