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7章 真正的力量

  大威德法,阴阳厅战略级咒术。
  因为大威德法中的咒力太过庞大以至于十分难以收束,通常情况下,这个咒法就如同人类的核类武器一般,是一种威慑,是只有在面对极为强悍的敌人时才会拿出来使用的咒法。
  阴阳厅这一次要对付芦屋道满,拿出大威德法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但奴良陆生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意外!
  显然,阴阳塾战场那边修祓芦屋道满的过程很不顺利,不然大威德法不会失控,竟是横扫四方后照耀到距离阴阳塾数条街道的这里。
  由于途中那些建筑物的阻挡,大威德法的威力分散了很多,但其祛除妖邪的本质在这里,在场的诸多妖怪一旦被其正面击中,实力不达到一定程度那是必死无疑。
  遗憾的是,四国八十八鬼夜行和奴良组两方加起来,能够达到那个标准线的也不过寥寥之数。
  所以,奴良陆生才会感到惊恐。
  没有办法阻挡大威德法光束的他,只能看着这些对于妖怪来说的毁灭之光朝着这里落下。
  虽然他提前提醒了众人,但这边妖怪数量太密集了,根本不是这短短一小会就能疏散完毕的,到现在,还有不少妖怪在寻找躲藏点的道路上,一旦光束落下,这些妖怪的下场可想而知。
  于是,奴良陆生只能祈求奇迹。
  随即,在奴良陆生即将绝望之时,奇迹降临了。
  在光束即将抵达那畏之力构成的战场边界之时,一座由数根冰柱组成的冰山在战场边缘拔地而起,挡住了这些光束。
  大威德法,人类最强团体咒法之一,就这么被硬生生拦截了下来。
  无数光束轰击着冰山,在冰山上印刻下一个个或深或浅的坑洞,却无法穿透这晶莹剔透的冰山。
  冰山上缠绕着的浓烈的畏之力,将光束中大威德法的威力,尽数挡下!
  “这是···冰丽姐?”
  奴良陆生微微有些愣神。
  他突然想起来,这一场和四国八十八鬼夜行之间的战斗,除了战斗双方之外,还有其他人在附近观看。
  代表阴阳厅的大连寺铃鹿。
  代表超灾对策室的谏山黄泉、土宫神乐以及谏山冥。
  还有代表白井月的冰丽等人!
  “你出手,没问题吗?”
  一栋大楼顶部,一同围观这场战斗的大连寺铃鹿疑惑地询问正以一己之力对抗大威德法的冰丽。
  单手撑起冰山,驾驭风雪的冰丽微微撇头,用带着古老韵味的眼眸盯着大连寺铃鹿:“吾只是保证这场战斗,不受外力阻挡罢了。”
  感觉到冰丽和平时的不同,大连寺铃鹿眉头轻挑,随即不再追问。
  反正这事情真有什么影响也是冰丽这个白井月的式神惹出来的,到时候白井月要追究起来也找不到她的头上。
  不过话说回来,居然能够硬抗大威德法,白井月这个式神还真是了不得。
  纵使眼前这些光束是分散开来的大威德法,但冰丽显然也没有用尽全力,不是吗?对方还有空和她说话呢。
  想到这里,大连寺铃鹿把视线从冰丽和大威德法的对抗上挪开,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渡狸玉章身上。
  她很好奇,渡狸玉章手中那柄魔王的小锤究竟有着多强的力量。
  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在空旷的天台上响起。
  “冰丽姐姐,父亲大人说了,不能全挡下来,有人在盯着我们。”
  大连寺铃鹿回头看去,只见水银灯舞动着幽暗的双翼,在半空中漂浮着,认真地警告着冰丽。
  闻言,冰丽很是无奈地皱了皱眉,而后削弱了一点对抗大威德法的力量。
  顿时,冰山之上的坑洞弥漫出一道道裂纹,看起来就就像是下一刻便会破碎似的。
  事实上,就在下一秒,数道光束成功穿透了冰山,径直朝着战场中射去!
  大部分光束,皆是朝着几乎没有人的位置扫去,顶多也就将构成无人区的畏之力清扫掉不少而已,对奴良组和四国双方都无伤大雅。
  重点是剩下那几道光束。
  其中一道光束,沿着奴良组和四国八十八鬼夜行交战的地方就扫了过去,所过之处,妖怪尽数被消灭。
  可能是因为倒霉吧,这道光束的位置更为偏向四国八十八鬼夜行这一边,导致死伤者大多来自四国八十八鬼夜行,而奴良组则因为躲闪空间更大一些,以至于只有那么几个反应慢的被大威德法的光束扫中。
  还有两道光束,则分别袭向了青田坊和手洗鬼以及毛倡伎和针女这两处战场。
  青田坊和手洗鬼都属于力量型的妖怪,在光束袭来时,两人正双手对握,以最原始的方式比试着力气,眼看着光束即将到来,比试中略占上风的手洗鬼便将青田坊往光束所在的位置推去,打算将青田坊作为自己的禸盾。
  似乎预见到了青田坊在光束之中化为灰烬的场景,手洗鬼开怀地大笑着:“看来本大爷才是日·本力量第一!”
  感觉到身后不断逼近的死亡气息,青田坊眼中红光一闪,脖颈上带着的骷髅项链顿时松动,变成一个个零散的骷髅头漂浮,随即,之前还被压制的青田坊一个反手将还没反应过来的手洗鬼单手举起来迎向光束。
  在光束命中手洗鬼之前,青田坊好心地为自己的对手解释道:“许久没有解除封印,我都快忘记这回事了。若是不控制一下我的力量,在人类世界里可不好混啊,因为我的力量太强大了。”
  此时手洗鬼才明白,原来之前青田坊一直处于封印状态!
  意识到自己即将迎来什么的手洗鬼直冒冷汗,疯狂地挣扎着意图离开这里,但在解除了封印的青田坊面前,他的挣扎如同婴孩舞臂,毫无意义。
  对妖怪来说代表着毁灭的光束,就那样照射在了手洗鬼的身上。
  惨叫声还未响起,便中途断绝,已经重伤的手洗鬼根本承受不住大威德法的威力,在接触光束的瞬间便已经丧命。
  但令人奇怪的是,光束并没有立刻将手洗鬼化为灰烬,而是不断地消磨着手洗鬼的身躯,仿佛手洗鬼的身躯还有着什么东西保护似的。
  手洗鬼身躯之下,青田坊淡定地给手洗鬼的身体附加畏之力,等待着大威德法的光束消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