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五节 还要脸不


        “队长,这是谁的庄园啊?你怎么住在这里?”
  林冰兰应道:“这是我家。”
  “哇,这庄园是你家的,上次小李说你家很有钱,没想到有钱到这种地步。”
  林冰兰道:“你帮我抱着孩子,这路不太好走,我来开车。”
  “好……孩子!队长,这是谁的孩子?”
  林冰兰淡淡道:“我的。”
  汤宝娴顿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难怪队长当初匆匆离职,而且这么长时间没消息,原来是怀孕,生孩子去了,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队长连孩子都有了,真想问一句是谁的孩子!
  想到这里汤宝娴表情一惊,该不会是……
  这会回想起当初发出的一些事情,汤宝娴这才恍然大悟。
  突然汽车如脱缰的野马窜出,在黑夜中快速奔驰。
  汤宝娴也没敢多问,小心翼翼的抱着熟睡中的小恩依,越看越可爱,越看越喜欢,脸上流露出女人的母性来。
  “队长,长的像你,将来一定是个大美人。”
  林冰兰专注开车,没有应话,这条路不好走,而且是晚上,她的车速很快,不敢分神。
  汤宝娴倒是主动道:“队长,你放心的,我不会乱说出去的。”未婚生子,事关林冰兰的名誉,汤宝娴自然懂得分寸。
  “嗯……”林冰兰淡淡应了一声。
  看着林冰兰坚毅的背影,汤宝娴只感觉队长付出了太多太多了,而从一个女人角度上讲,队长也太伟大太伟大了,谁说队长不懂人间情爱,却是自己见过的最重感情最痴情的男人。
  齐不扬,你这个混蛋,你居然这么对待队长,你真的就是一个不可饶恕的混蛋!
  汤宝娴突然怨恨起齐不扬来了。
  林冰兰飙车般的来到齐不扬居住的小区门前。
  下车之前,林冰兰问道:“宝娴,你配枪带了吗?”
  汤宝娴闻言“啊!”的一声,弱弱问道:“带是带了,可队长你要枪干什么啊?”
  因为刑警大队特别的工作性质,林冰兰一直要求队员要随身携带佩枪,在突发任务时,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够最快赶到现场。
  这就是效率,如果要先回家拿佩枪,岂不是浪费时间。
  林冰兰道:“你拿给我就是。”
  汤宝娴为难道:“队长啊,齐不扬是可恶了点,可是动枪就有点大动干戈了。”
  林冰兰倒没想到汤宝娴马上就猜出来自己是为了对付齐不扬的,应了一句:“我有分寸。”
  汤宝娴很不情愿的把枪递给林冰兰,“队长,这可是我的枪,你可要为我着想啊。”
  林冰兰接过枪,把子弹卸掉,“这下你放心了吧。”
  汤宝娴立即笑道:“这我就放心了。”说着忙把卸下来的子弹拿过来,以防队长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看。
  林冰兰笑了笑,“宝娴,谢谢。”
  林冰兰下车带着孩子进入小区来到齐不扬家门口。
  门锁着,踹门进去。
  不不不,她有齐不扬家钥匙。
  拿出钥匙开门进屋,就是这么简单。
  很安静,没有传出男女欢爱的叫.床声。
  要是传来出来呢?
  林冰兰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她会当场把那跟JJ给打断。
  林冰兰开了灯,用两张单人沙发并成全包围,把恩依放下,然后朝齐不扬卧室方向走去。
  如果不在家,那就在家等到他回来为止。
  刚到卧室门口,就听到男人酣睡的呼吸声。
  在睡觉,睡的好像挺香的。
  王八蛋,我在等你电话,你却睡的这么香,很快我就给你一个惊喜。
  林冰兰打开台灯,齐不扬还没有醒来。
  混蛋,睡的这么安稳,要是家里进贼了,你还不知道。
  林冰兰中度拍打齐不扬的脸,睡梦中的齐不扬自然反应的伸手去拨开。
  两三下之后,骤然惊醒,睁开眼睛。
  看到齐不扬又是一惊,很快松了口气,“冰兰,是你啊,三更半夜的差点把我吓死。”
  齐不扬的不以为然,让林冰兰很是恼火,老娘为了讨你一个解释,这个点了,都赶到你家里来,你就这个态度。
  齐不扬不是不以为然,他已经被吓到了,刚缓过来。
  林冰兰冷着脸盯着他看,齐不扬刚想说些什么,突然林冰兰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支在灯光下透出黝黑光泽的手枪来,指向齐不扬。
  齐不扬心肝吓得立即都快抖出来了,在战区呆过的经验让他可以百分百肯定这是一把真枪而不是玩具枪,如果要跟他开玩笑的话,完全没必要动上真家伙。
  齐不扬真的想捂住自己快跳出胸腔的心脏,却一动不动,不敢有丝毫的异动。
  林冰兰冷冷看着齐不扬,这家伙明显被吓到了,连呼吸都是一丁点一丁点挤出来的。
  林冰兰不说话,就这么僵持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齐不扬终于深呼一口气,“冰兰,你这是干什么?”
  林冰兰冷声道:“你说我是在干什么!”
  齐不扬轻轻道:“我胆子小,你先把枪收起来好吗?”
  林冰兰沉声道:“你胆小!你都胆大包天了,你胆子小还敢在外面胡搞乱来!”
  齐不扬嘴唇颤抖着说道:“不管……不管如何,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慢慢说,不要用这种方式。”齐不扬声音都打着哆嗦。
  混蛋,现在知道害怕了!老娘不发威,你当我还欺负的。林冰兰嘴上冷声道:“我就是要用这种方式。”
  齐不扬苦笑道:“我错了还不行吗?”冰兰也太极端了。
  林冰兰冷冷笑了笑,“知错了?会不会晚了点?”
  齐不扬忙道:“不会不会,千万不要用这种方式,不然恩依怎么办?”如果林冰兰杀了他,她自己也难逃牢狱之灾。
  “你还知道你还有个女儿!”林冰兰吼着,枪口狠狠的抵住齐不扬脑门,齐不扬肌肤立即感受到钢铁冰凉的质感。
  “好吧,你想怎么样?”
  林冰兰冷声道:“我想报复你!”
  齐不扬道:“对着我的脑袋开一枪,然后你就会解气吗?”
  林冰兰闻言手上一抖,这家伙的语言可真犀利,一下子就击中自己的心头柔软。
  齐不扬发现她手上抖了一下,轻声道:“小心走火,要不先放下枪,我又跑不了,对吧。”
  林冰兰突然道:“脱掉衣服。”
  齐不扬一愣,应道:“我刚才在睡觉,衣服脱掉了。”
  “起来。”
  齐不扬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身体从温暖的被窝接触到夜晚阴凉的空气,立即感觉有点冷的抖了一下。
  林冰兰见了轻蔑道:“孬种,怕成这个样子。”
  齐不扬苦笑道:“我只是有些冷。”
  齐不扬只穿一条内裤下床来,林冰兰目光瞥向他身上的短裤,齐不扬立即道:“哦,我把内裤也脱了。”林冰兰刚才让他脱掉衣服,穿着内裤,也算是穿着衣服。
  齐不扬手刚动,林冰兰就打断道:“转过身去!手背过来。”
  齐不扬照做,嘴上问道:“冰兰,你想干什么?”
  林冰兰应了一句:“一会你就知道了。”突然靠近,手一扯就把齐不扬的短裤扯到脚腕上。
  齐不扬立即感觉屁股凉飕飕的,苦笑着问道:“你要强奸.我吗?”
  枪口突然狠狠扎上他屁股结实的肌肉,冰冷的声音传来,“用这个强奸你!要不要试试?”
  齐不扬浑身肌肉一绷,应道:“还是算了。”
  林冰兰冷声道:“老实一点,还能死的舒服一点。”
  身上传来隐约的索索声响,齐不扬不知道林冰兰正在干什么,这让他心中更加忐忑。
  大概三四分钟后,林冰兰扔在他面前一条白色蕾丝女性内裤,还是窄带款的。
  齐不扬见状惊喜,角色扮演?冰兰要跟他来一场有情趣又刺激的?
  真是的,把他小心肝都吓坏了,提前打个招呼嘛。
  齐不扬太异想天开了,只听林冰兰冷声道:“穿上!”
  齐不扬脱口而出,“啥!”
  “穿上!要试试被枪强奸是什么感觉吗?”林冰兰说着枪口抵住他的尾椎骨上。
  齐不扬苦笑道:“不要开玩笑了,好吗?”
  “谁跟你开玩笑!”林冰兰声音冰冷,枪口往下移动一分,一副若不答应,就扎爆你菊花的架势。
  “冰兰,我们非但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而且还是彼此深爱对方的情侣,你消消气……”
  林冰兰回应他的却是让齐不扬感受到冰凉正在侵入,菊花包括身体为之紧绷,立即抬手道:“等一下!我穿!”
  齐不扬心里安慰自己,就当角色扮演,在自己的女人面前也不算太丢脸。
  齐不扬硬下头皮,捡起那条不知道属于谁的蕾丝裤儿,慢吞吞的扭扭捏捏的穿上。
  林冰兰骤然看见齐不扬穿上裤儿后,后面就好像贴了一条胶布,差点没笑出来,忙捂住嘴强忍着没笑出来。
  不过身材还真的挺好的,颇有点健美先生的风格。
  齐不扬根本没敢往下看,只感觉这女人的内裤太小了,勒的他很难受,嘴上不悦道:“这样总可以了吧,可以消气了吧。”
  “你想的美。”林冰兰说着又在他面前扔来一件衣物。
  齐不扬一看,立即气愤道:“士可杀不可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