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8 谁还不是个宝宝·······

  科斯莫燃成一堆白灰,他是否还有别的什么复活手段,或者这个干脆就是一个替身,这些都不是绯需要考虑的事情。
  她能花两小时把科斯莫灭掉,就不介意再花两小时把他再灭一次。
  当然前提是科斯莫还能再蹦出来一次~
  转头,看到一黑一白两个人幽幽飘了进来。
  “黑白无常?”绯一愣,而且还是一男一女?咋地,黑白搭配干活不累?
  “奉阎君之命,清剿!”白衣女子一甩手,拔出一把长剑。
  黑衣男子也抽出一把长剑。
  剑也是一黑一白,不过白衣女子拿的是黑剑,而黑衣男子拿的却是白剑。
  啥情况?绯偏头夺过二人的联攻。
  奉谁的命令?阎君?
  阎王爷!?他要我的命?
  绯两手抬指夹住黑白双剑“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我要见阎王!”
  “阎君岂是你这种人能见到的?”黑无常冷声道。
  “阎小乐呢!他知道这事儿吗!”绯面露凶相“怎么,你们地府也喜欢搞背后捅刀子?”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自动无视绯的话。
  两人抽剑继续猛攻,绯被闪躲不及时,被砍了几剑。
  蒋晴雯到底是肉体凡胎,被砍了会流血。
  绯背靠墙壁“别逼我!”
  黑白无常一左一右抢攻过来。
  暗红色的蛛丝腾起,将二人扎穿。
  “就你们两个刨皮,还想和我动手?”绯用狂气护符缠绕住伤口“去告诉你们阎王,想对我动手,让钟馗和崔钰来还差不多!!”
  不管地府是出于什么目的,既然亮刀子了,那她不能不接着。对于找上门的架,绯是来者不拒。
  一想到可以和钟馗干架,绯顿觉情绪高涨,她早都想和钟馗做过一场了。钟天师,我要把你脑袋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让你知道知道,女人,生气起了是很恐怖的!
  将一黑一白扯下来,跟丢垃圾似得甩出去,绯走出门,看到一干鬼将和抱着厉小瑾的冷宁峰。
  黑白无常灰溜溜的飘到冷宁峰面前,跪俯道“属下办事不利,请阎君责罚”
  冷宁峰看着绯“第二刑”
  黑白无常跪谢,退到后面。
  绯有点没反应过来“这什么情况?有人能和我解释一下吗?”“何方妖孽,在本君面前,还不速速显形!”冷宁峰冷哼一声,绯感觉有股重压袭来。
  绯硬抗这股压力走到冷宁峰面前“你犯什么神经病啊”“大胆!!”旁边的牛头马面冲上来把绯架开“冒犯阎君,罪该万死!”
  “你是阎王爷?”绯sb了“诶哟阎王爷爷,您怎么也搞微服私访啊,怎么,不放心阎小乐,所以亲自来了?呵呵,你看这事儿闹得······诶,受累打听一下,地府这算是和我宣战了吗?啧啧啧,那多不好意思啊,你看我这孤家寡人一个的······”
  话语虽献媚,但绯的表情却是十分狰狞,话音中都带着杀意。
  绯能和地府抗衡吗?
  显然是不能的。
  但绯是谁啊,茅房拉屎脸朝外的女汉子!不能你说要揍我我就躺下挨揍,总得让我反抗一下不是?打不赢归打不赢,但我不能逆来顺受把!
  厉小瑾轻哼一声,冷宁峰紧张到“小瑾!”
  再抬头看绯,冷宁峰声音寒如铁“下次,你,必死”
  说罢,他抱着厉小瑾,带着一干鬼将浩浩荡荡的走了。
  诶?这就走了?
  绯都准备显露真身大战三百回合的。
  怎么这就走了呢?诶别走啊,我还没和钟馗干架呢!
  “你特么······(省略百余字脏话)”绯骂了会儿街,感觉心情好了很多。
  那么绯现在要做的就有两件事,1,尽快恢复实力。2,找到阎小乐,先揍一顿,然后看能不能压榨些油水出来。最好能搞到一些能叫帮手来的东西,绯可不想单兵作战,她又不是孙猴儿。
  恢复实力,说着容易,怎么恢复?本源受损,哪儿那么好恢复!?
  还是先去找阎小乐吧。
  这会儿阎小乐估计也就几岁吧?还是个孩子,那更不能放过了。
  寻人隶属占卜魔法,绯翻了翻魔法大典,选了个简单暴力的‘手杖寻人术’。
  找根木棍或树枝,尽量要直的,然后立在地上,默想需要找寻人的名字和样貌,然后松手。
  绯不知道阎小乐儿童时期的样貌,所以她想的是成年的阎小乐。
  原本手杖寻人术的准确率只有百分之七十,像绯这样信息七不准八不全的,准确率能够百分之五十都要偷笑了。
  “啪嗒”木棍倒地。
  绯捡起木棍,尼玛失算了,这就算是知道了大体方向,那也没办法知道阎小乐在哪儿啊?!
  ‘我是白痴吗?’绯扶额。
  绯原地转了三圈,想到办法了。
  叫车,去城隍庙找城隍!它肯定知道阎小乐的下落。
  出租车两脚油门到了城隍庙,绯付钱下车。
  看着不算大的城隍相,绯双手叉腰,要怎么把城隍叫出来呢?
  绯就知道一种给神仙叫门的方式——跺跺脚,然后大喊‘土地老儿出来’,对,是看西游记学的。
  见庙里面只有一个负责日常维护的工作人员,绯一咬牙一跺脚“城隍!出来!”
  “干嘛呀?”工作人员抬头瞥了绯一眼“挺大个人的,还跟个孩子似的”
  绯老脸一红,嗫喏道“谁还不是个宝宝······”
  忽然,绯感觉眼前一花,人已经到了阴气森森的大堂之中。
  “何方妖孽,胆敢在此造次!”大堂上方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
  绯提起不存在的裙摆行了个提裙礼“城隍你好,我叫绯,适才多有冒犯请饶恕个则。我来此,是有要事传递给小阎王阎小乐的”
  城隍道“哦?是何要事?我这个城隍怎么都不知道”
  绯微微一笑“是有关天命守护者的事情”
  城隍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到底是谁?”“我是阎小乐的朋友”绯回答的时候眼睛往上面瞟了一下。
  城隍拈了拈胡须,上面下来的人?那估计是小阎王大人叫来的。诶不对啊,如果是小阎王大人叫的人,那怎么不直接去找小阎王大人······这可说不通。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