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连夜攻城

  此时天短,虽然天不亮出发,到了兴庆府城下,太阳已经落山了。
  韩琦骑在马上,看着夜色中的兴庆府城门。城门紧闭,城头上也没有人影,显得静悄悄的。
  刘几道:“刚才侦骑来报,兴庆府的大部分兵马,都在昨天早晨,被咩布太尉带到了旁边的贺兰山上去了。现在城中只有几千兵马,连城门都守不住。”
  韩琦道:“我们有多少兵马到了城前?”
  刘几道:“两万人。剩下的三万还在路上,明天上午,就可以到兴庆府城下。”
  韩琦看了看天空,想了又想,对刘几道:“我们是等到明天早上攻城,还是连夜攻城?”
  刘几有些吃惊:“我们兵马未齐,对兴庆府的情况所知不多,何必急于攻城?”
  韩琦道:“现在是党项内部出了乱子,最重要的,就是让他们一直乱下去。城中数千兵马,而且人心未定,如果夜里攻城,让他们互相猜忌。等到时日大军到了,说不定我们已经入城了。”
  刘几道:“攻也可以,不攻也没有什么。城中现在只有数千人,我们五万大军,破他们何难?”
  韩琦道:“守城到底是不一样。只怕数千人,如果齐心,也不好攻取。”
  刘几点头道:“太尉既然决心已下,我派人准备就是。无非是推火炮上前,轰他城头。”
  兴庆府是大城,城门有瓮城,外面有马面,轰是轰不开的。只有城头,可以把女墙打碎,炮火之下防守士卒待不住。现在守卫力量不足,城头纵然有火炮,应该也没有办法与宋军对轰。
  刘几趁着夜色未黑,命令炮兵把炮推到城前,一声令下,轰上城头。
  没藏讹庞白天擒杀了李守贵,回到府里,发现谅祚已经被诺移赏都救走,气得浑身发抖。城中剩余的大臣,哪里有什么主意,在没藏府上吵吵嚷嚷,也商量不出办法。
  到了晚上,把众臣送走,没藏讹庞刚刚准备吃晚饭,就有士卒来报,宋军已经到了城下。
  没藏讹庞猛地把碗筷摔到地上,怒道:“咩布必然是已经投降了宋军,他才刚走,宋军便就来到了城下!现在城中没有兵丁,如何守得住城池!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正在乱哄哄的时候,就听见外面有炮声响起。没藏讹庞听了,不由面色大变,对士卒道:“速去城上看看,因何打炮!现在天已经黑了,难道宋军还要趁夜攻城?”
  士卒出去,没藏讹庞在屋里走来走去,心乱如麻。前边宋军打到静州,没藏讹庞还不当回事,觉得灭国是不可能的事情。宋军突然兵临城下,突然就慌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过了多久,士卒急急回来,叉手道:“国相,大事不好,宋军竟然连夜攻城!”
  没藏讹庞猛地转过身来,道:“连夜攻城?现在城中只有数千兵马,他们急个什么!”
  见没藏讹庞脸色不好,士卒不敢言语,静静站在那里。
  没藏讹庞厉声道:“命令城头守兵,立即发炮,把宋军的火炮打掉!”
  士卒小声道:“国相,夜里炮手如何能够瞄得准?再者说了,宋军也打不准,不如等明日。”
  没藏讹庞道:“兵来将挡,有攻有守,才能守住城!速传我军令,命城头火炮与宋军对轰!”
  韩琦和刘几并肩站在兴庆府城下,看着火炮打上城去,黑黢黢的没有动静。城头也不知道有没有党项士卒,还是躲了起来。
  刘几道:“咩布太尉带了大军出城,留在城中的人,只怕已没有守城的心思了。”
  正说话间,突然发现城头上闪现火光,竟然在那里开炮。
  刘几摇了摇头:“却没想到,城中只有几千人,还守城如此坚决。晚上城头看不清楚,炮能打到哪个?他们依然开炮,是摆明了要守城到底。”
  韩琦道:“且由他们吧。突然之间发生这么多大事,城里现在估计一团乱麻。”
  说完,看看四周,对刘几道:“越是如此,越应该与他们对攻。你吩咐军中的火炮,全部推到城下来,今夜就不停了。等到明日大军到了,我们蚁附攻城!”
  不远处的贺兰山上,诺移赏都看着兴庆府,对咩布太尉道:“却没想到,宋军竟然连夜攻城。看来他们对此次机会看得很重,生怕攻不下兴庆府。”
  咩布点了点头:“从九月发兵,打到现在,四个多月了。如果能攻破兴庆府,哪里还能抵挡?韩太尉帅军从星星峡一路西来,三千余里,如果再攻下兴庆府,就是第一功。他与攻灵州的狄太尉,都是以枢密使到地方掌兵,夺了第一功,以后前途无量。”
  诺移赏都道:“太尉,那我们怎么办呢?就在这里看着宋军攻城?”
  咩布道:“不然怎么办?事情到了现在,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宋军破城,我们带着国主降宋,这场战事就这么结束了。再打下去,又有什么意思?”
  诺移赏都道:“太尉属下数万大军,不战而降,总是让人觉得可惜。”
  咩布轻轻摇了摇头:“可惜吗?一点都不可惜。宋军就在十几里外,军中哪个将领,敢说能够带兵与他们战上一场?自从宋军把铁路修到镇戎军,我们其实已经输了。夏国全国,人口只不过相当于陕西一路,铁路却把宋朝全国连了起来。对付陕西一路的时候,我们还能战,对上宋朝全国,这仗还怎么打?”
  诺移赏都道:“铁路真是神器,若是我们也有铁路——”
  咩布道:“我们也有铁路又能怎么样呢?集中全国兵力,也无法与三十万宋军作战,最后还不是这个结局?先帝立国,靠的是离宋朝远,两国间有横山、瀚海,宋军无法远攻。当宋军能远攻的时候,怎么难够支持得住?本朝得灵州,靠的就是宋军粮草无法越过瀚海运来,现在没有办法了。”
  诺移赏都叹了口气:“如此说来,有了铁路,宋军岂非天下无敌?”
  咩布道:“也不是如此。真遇到大国,铁路也没有办法,还是要看兵马能不能打。便如契丹,国境数万里,铁路也不能够奈何他们。我们是国小力弱,宋朝拓河曲路后,又四面包围,没有办法。”
  杜中宵开拓河曲路,切断了党项跟契丹的联系,实际上已经注定了党项的结局。现在不过是由韩琦和狄青两人来摘果子,只有过程不同,结果并不会改变。党项国小力弱的特点,到了铁路时代,已经没有能够独立的理由。有了铁路,就进入了大国时代。
  顶点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