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话天机

  第四章、话天机
  玄天机第一个登上华山之巅,让众人大吃一惊。
  王重阳也是心中一怔,先前他在打坐之时,七个徒弟前来见他,说是有一自称纯阳一脉的青年道士武功极高,恐他们七人合力也不是对手,便深感惊奇,如今此人速度也超过了他,这使得他生出了几分兴趣,想要见一见玄天机。
  他此时已突破先天之境,十二正经、奇经八脉纷纷打通,构成内循环。前些日子机缘巧合之下又打通天地二桥,一招一式莫不引起天地共鸣。然则他虽能借助风云之力提高速度,但也做不到凌虚御风如此之久。
  王重阳也不再多想,身形猛地一颤,旋即瞬间化作一道银线,直射山顶。
  欧阳锋此刻却是面色铁青。他在西域无敌已久,料想在中原武林也应是天下第一。这“天下第一”如今已成为他的执念,却不曾想只在速度上就输了一筹!一二十来岁的道士都能超越于他,这叫他有何面目争这天下第一!
  他心下想着,一股强烈的杀机喷涌而出,顿时使出自己成名已久的毒功,一路向上杀去,所过之处,伤亡惨重!
  段智兴、洪七公、黄药师等人脸上都不太好看,第一居然被一个意想不到,且年龄小于他们的人得去了,这不是说明他们无能么?三人遥遥望了一眼,纷纷使出全力来,向山顶直掠而去。只见黄药师身形暴掠而出,化作一道青影,直指山巅,另一面,洪七公真气喷薄而出,运用最直接最蛮横的方法,闪掠而出。而段智兴,浑身内力运转,也化作了一道流光!
  一番加速后,王重阳第二个来到山顶,对着玄天机微微一笑,便闭目休养了起来些许时间后,段智兴与黄药师不相上下,同时到达。至于洪七公,他本就不擅长速度,全凭着自己真气深厚,甩开了众人,第五个到来,而欧阳锋先前半路对他人出手,耽搁了些许时候,第六个到来。
  不久之后,其他人也纷纷到来。
  王重阳见状道:“前百者可进入下一轮,其他诸人可远远观看。现在,休息半个时辰后进入第二轮!”
  他话语言罢,便身影一闪,到了玄天机面前,道:“贫道王重阳,小友可是玄天机道友?”
  玄天机没料想到这曾经是他祖师的王重阳会跟他打招呼,却也没有失礼,做了一揖,道:“小道正是。久闻王真人大名,今日一见,果真是不同凡响!”
  “哪里哪里,小友过奖了!”王重阳笑道。“小友事后可愿随老道往重阳宫一游?”
  玄天机一怔,片刻后不卑不亢道:“故所愿,不敢辞也。”
  话音刚落,旁边一道声音突兀而起:“玄天机,好大的名头,莫非你还真能测得天机不成?”
  玄天机回过头,原来说话之人是欧阳锋。联系到欧阳锋的性格,玄天机心下了然,只怕此人已把自己当成争夺第一的对手,欲除之而后快了。他缓缓答道:“这天机一事,虽然虚无飘渺,但却有人可以窥得一二。贫道不才,正是其中之一!”
  这话也算是有理。玄天机小时只与师尊生活在道观中,通读道藏之余却也看过好几本武侠小说,因此通晓在场众人未来也算是合情合理。只是他既然来到这个世界,有些天机也必将而乱。
  众人听得皆是大奇,却都露出不信的神情来。天机一事本就虚无,如何算的出来。欧阳锋大笑道:“你这道人,怕是吹牛吹过头了吧,那你算算我现在在想什么?”
  玄天机一笑,道:“这还用算,一看欧阳兄的神情就知你怕是对“天下第一”四个字着了魔,想着如何清除他人吧。”
  欧阳锋脸色立马阴沉下来,没等他发飙,王重阳忙接过话题,道:“小友既有此雅兴,可否算一下这大宋气数?”
  此话一出,周围诸人顿时仔细聆听,却见玄天机沉沉道:“国运之事不敢算,不能算,不过我却算出重阳真人的一些事来”!他却是没有再说下去,而是采用聚音成线的功夫,对王重阳道:“真人虽然功参造化,但前面却有一劫。度过去则柳暗花明,功力更近一步,若是度不过去,怕是有性命之危!”
  王重阳面不改色,传音道:“道友可知是何劫难,居然如此严重?”
  玄天机言道:“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真人所面对的却是情劫!”
  王重阳顿时色变。若是玄天机所说其他,他定是只当笑话放过。但“情”这一字却正是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他与林朝英几十年的恩怨情仇,却使他难以放下,甚至于对自己的道产生了怀疑,他下定决心这次比武之后定要去古墓一趟,免得出什么意外。
  众人只见玄天机寥寥数语,就使王重阳色变,纷纷吃了一惊,莫非这个青年道士真有窥探天机的能力,心下把玄天机置入不能招惹的人一类,对玄天机的忌惮也是更深了一层。
  玄天机对众人道:“天机是一团乱麻,每一个生灵都是一根麻线,相互有了交集便打了一个结,一个人一生与多少生灵有交集,便会在因果线上留下多少结,那些大神通之人,洞察因果之后,可从从前的结推算出今后的结,这便是窥测天机。”又道:“大道五十,遁去其一。这一为变数,也为生机。”说罢,便默然不语。
  众人哪听得过这般言论,纷纷感到新奇。王重阳、黄药师、洪七公、欧阳锋、段智兴却神色凝重,纷纷有所感悟,看向玄天机的目光早已不是先前的审视态度,而是把他看成跟自己一个水平的人物。众人也不再言语,纷纷打坐调息。
  半个时辰稍纵即逝,众人皆警惕起来。欧阳锋率先发难,一按蛇杖上机括,一大股浓绿毒烟瞬时冒了出来,袭向旁边诸人,几人不小心中招,惨叫连连,只见附上毒烟的胳膊转眼间就露出惨惨白骨,当真是惨烈之极。欧阳锋怪笑道:“小道,我来陪你走几招”,一大簇暗器朝着玄天机急射而来。
  玄天机神情激荡不已,这是他第一次与江湖上一流高手过招,手里却是丝毫不慢,喝道:“霜雪纷飞”!
  一拳轰出,周围温度猛地降低,仿佛寒冬腊月,寒霜真气喷薄而出,欧阳锋所发暗器还未到身前便全被冻结,一阵清风吹来,化作冰屑“噗嗤”落地。
  玄天机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还请欧阳兄接我一招”,却是使出风神腿中“暴雨狂风”,眨眼便至欧阳锋面前,化作无数身影,同时出招,腿点似暴雨般向欧阳锋身上倾泻,腿势如狂风般猛烈。
  那欧阳锋自是成名已久的人物,早经无数恶战,丝毫不慌,将蛇杖舞得密不透风,一时间两人过了数百招,不分胜负。
  玄天机见暂时不能获胜,使出一招“捕风捉影”,瞬间退出好几丈,说道,“欧阳兄,这一时半会也分不开胜负,不如和小道一起先清场再说”!
  玄天机说话时没有闲着,在空中留下无数残影,以防他人偷袭。
  欧阳锋眉头一皱,但他忌惮玄天机的速度,自忖暂时还拿不下他,便哈哈一笑,道:“如此也好,先清场了再说!”
  两人同时向他人出招。每一招下去便有一个二流武者飞出场外,不一会儿在场中的人就寥寥无几。
  王重阳却是没有动手,他是极为自傲之辈,不屑于针对这些二流武者。待一刻钟到,他猛地出声道:“诸位请停手吧”!这声音中气十足,如同实质般传到了每个人的心底中,使得陷入交手中的几人顿时清醒过来。玄天机看了看,场地中只余六个人,却是射雕中本来的“五绝”,加上多出来的自己!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