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诺尔斯

  莲华所说的大屋很快就到了,走进无人的宁静小村,最后停步在最边侧的一座大屋前,拿出相机拍了几张,文文咂嘴道:“这就是陈安搬出红魔馆的新家吗?很漂亮啊。”
  和红魔馆是洋馆不同,这屋子,乃至整个村庄都是典型的东方风格,如果更较真一些,那应该就是类似白玉楼和人间之里加起来的存在。说是一间大屋,其实是一片成群的建筑区,鳞次栉比,一眼望去建筑几乎全是木质结构,没有一点钢铁丛林的现代化气息。
  走进大屋,向着更里面的方向走去,幽幽子和西行妖发现,这里的确和她们所居住的白玉楼很像,不仅庭院很多,就连屋子的构造也是极像的。有的地方,甚至能把一间屋子完全拆开变成美丽的山水屏风。
  当然,那也只是风格像,这地方的美丽和冥界的白玉楼比起来其实更胜一筹。不仅内里屋内的设计更优雅,幽静,一路走过的院子也和白玉楼不同,小桥流水,庭院阁楼。其中不仅载种着樱花、松树,有的地方还载满了翠绿成荫的竹、说不清种类,却让人一眼就震撼其华贵大气的树,和有着一大片一大片夺芳斗艳的美丽花朵的花园。
  更重要的是,这里的氛围与幽静无声的冥界截然不同。院中的水池有不可计数的异色的鱼在嬉戏,突然跃出水面,激起清脆的水花声。松鼠、蝴蝶、蜜蜂,还有各种灵动优雅的小动物总是发出欢快的声音在穿梭在四周的树上、屋顶上好奇的打量着众人,且都不怕生,像人一样聪明,经常跑到大家面前,憨态可掬的伸出小爪子讨吃的。
  这让芙兰非常开心,一路上咯咯的笑声就从未听过。但和她不同,用挑剔的眼色观察着一路上的风景,想到陈安以后就得从红魔馆搬走来到这里的蕾米就十分不爽,完全无视了一路上望见的那用雍容优雅也不足以形容万一的景色,她碎碎念的道:“什么嘛,明明和红魔馆一点也不一样好吧?那家伙住得惯吗?可恶,红魔馆待着不好吗?偏偏要搬家,真是闲的有病!”
  “其实真要说住不惯,红魔馆才是那个住不惯的地方吧?”玩味的看了眼蕾米,一路沉浸于景色的永琳笑道:“就像在下一样,永远亭那样的环境住惯了,再去红魔馆可也是各种不适应呢。”
  “你什么意思?是在说我的红魔馆不好吗?”蕾米柳眉倒竖,不满的对永琳龇起了尖锐的小虎牙:“那家伙住了两年的红魔馆,什么时候说过那里住不习惯了?再胡说,小心连着上次你对芙兰做手脚的账一起算!”
  蕾米可不是个大方的威严馆主,欺负了自己妹妹,这件事她能记一天!
  “不要误会,在下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实事求是的说出自己的看法罢了。”在木质的长廊上行走,发出轻灵足音的永琳温和的道:“陈安的具体年龄在下并不清楚,但想来也不可能太年轻,甚至有可能是与在下同期的存在。那所谓的洋馆,在现世之中,别说遥远的年代,即便是在千年前也是不存在的。且具陈安所说,对于西方之界他所去甚少,所以……”
  遗憾的耸肩,永琳下了结论:“相较于生活了不知多久岁月的东畔的天朝和瀛洲,你那风格迥异,色彩鲜艳的红魔馆才有可能是令陈安住不惯的地方。”
  有理有据,蕾米被永琳的分析噎的愣是反驳不了一句,这让她十分气恼:“啰嗦!”
  气鼓鼓的横了眼永琳,蕾米就不在观察周边的风景,而是鼓着脸颊一个人生起了闷气。居然敢说陈安住不习惯红魔馆,真是令人气愤的发言!
  笑了笑,永琳也不再多言。倒是咲夜,一路观察的她感到十分不解:“大人,不是说这有很大很大的图书馆吗?怎么一点也看不到痕迹啊?”
  整整三十七万倍红魔馆大小的图书馆,可一路上看来,别说那么大的图书馆,就是整个艾诺尔斯加起来也没有那十分一的面积吧?
  帕秋莉眼睛一亮:“图书馆,在哪?”
  “啊,是有的,不过因为面积太大,风格和这里也不太相同,所以和与其它一些区域一起被隐藏在了另一个次元。如果想去那的话,等他醒来,他自然会告诉你们前去的方法。”
  很大?关切的注意到这个信息,帕秋莉见猎心喜的道:“那地方,书很多吗?”
  “唔,因为世界无时不在变动,各种知识也在不断增加,所以图书馆里的书籍永远都在增多,未来的具体数量即便是我也不能明确,因为大概不会有停止增加的那天。不过以现在、你们能阅读的书籍来确定,数量总计有83854217513574521654……”
  整整超过数十位,让人一听就觉得头晕目眩的巨大数字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别提帕秋莉,就是月之贤者,见证了月都超过千万年历史的永琳也是一样。
  “确定,有那么夸张的数量?”
  “没什么好编的,实际上要不是删选了不少,还有很多书籍直接就是有知识压缩构成,这个数字会更大。”轻描淡写的说出这番话,莲华并没有告诉她们那所谓的图书馆其实是储藏这个世界和世界树的世界两个世界所有知识的重要地方,也没有说所谓的知识压缩构成的书实质上不是书,而是直接由整个位面所有信息构建成的真理之卷,更没有说那些被删选,藏进更深处内里图书馆的、不适合她们观看的书籍数量比那个数字更多。
  并未说谎,只是善意的隐瞒着部分真相,察觉到众人震撼的心理,尤其是喃喃着“这么多书,得看到什么时候?”的帕秋莉言语中显露无疑的震惊,莲华便将那给大家带来无穷震撼的图书馆的事给带了过去:“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们不是要看陈安吗?继续沿着走廊前进吧,在艾诺尔斯的最里侧是一处后山,山里有一片树林,从树林穿过你们能看到一片湖。到了那片湖,你们就能看到他了……对了,你们只能在湖边,不能到艾诺尔斯之下。”
  “艾诺尔斯?哎,这里不就是艾诺尔斯吗?”
  “忘了说了,艾诺尔斯不仅是这里的名字,也是那片湖中那棵树之名。呵,多说无用,你们自己去看吧,记得我所说的话便好。”
  ……
  依莲华之言,众人穿过华贵的大屋之后,的确看到了一片郁葱葱的广袤树林,从林中幽静的小径穿行过森林,那片湖便看到了。
  那是一片直径足有数百米的大湖,波澜不惊的湖水看不清深浅,只能浅浅的看到在金色的柔软微光中,有身姿优雅的鱼儿在水中缓慢游动,忽而急转身,惊起一点波澜便消失的不见踪影。波澜点点,微风化作轻灵的旋律悦耳的响起。在湖边,有雪鹿和白鹤在悠闲地饮水,察觉到众人的到来,微微抬头望来,随即匿去身影。
  而在湖中有那样一棵树,没有土壤,仿佛是直接从湖水中生长而出,密结的树根在湖中像是形成了一片岛屿一般。树躯粗壮,高度直冲云霄。而在顶端,枝蔓优雅而壮阔的伸张,叶片阔阔,不含点粉,葱郁的树冠简直将整片天空遮蔽。
  荫蔽着整片湖和近半的森林,但大树却没有将阴暗带来,柔和,给人无限柔软感觉的光从树的躯干散发,温柔照耀着整个艾诺尔斯。
  仿佛将人间梦幻的景色让所有人都不禁再次陷入震撼:“那是……那是……”
  “那便是艾诺尔斯,此处的核心,你们脚下的土地,正是以她冠名。”
  贪婪的注视这一切梦幻,美铃忽然惊呼:“相公!?”
  视线游离,顺着美铃指去的方向投去视线,在那名为艾诺尔斯的树下,那片由树根缠绕形成的湖心岛中,随着朦胧的微光,有那样一个人看到了。
  黑发黑袍,依着艾诺尔斯躯干紧闭着双眸沉睡的男人浑身被银色的锁链缠绕,穿胸,透躯。
  “哥哥大人!”“陈安!”“混蛋!”“安!”
  一阵阵惊呼,众人当即关切的想渡水去湖中的树下看望陈安,但都失败了。
  在脚踏进湖面的瞬间,一股极强列,将整个心灵压抑的惊怖感传来。无穷尽的冰冷目光自虚空中投射而下,令被注视的大伙都感到血液冻结,空气凝固,似乎连流逝的时间都在那一瞬间被停止了。
  无法行动,甚至连呼吸也无法进行,生死间的巨大惊怖感如同电流在全身乱窜,每一个细胞,每一滴血液,每一份思维都在无止境的颤抖。
  一双,灰色的眼眸。
  两双,灰色的眼眸。
  三双,灰色的眼眸。
  无数双……灰色的眼眸。
  没有一点情绪,只有无尽的平静和淡漠。
  ——好冷,好冷,好冷,好冷。
  发现自己被那些眼眸注视着,世界在瞬间降到了比绝对零度还要冰冷的温度。
  不对,这些眼睛是怎么看见的?
  惊怖之中,大家僵硬的将目光望向紫,却突然从紫的眼中看见了更多。
  无尽的黑暗虚空中,无尽的星样光芒在其中闪现,距离被奇妙的拉近,却发现那光芒不是什么星,而是一位位面无表情的绝美少女。
  她们注视着她们,她们凝视着她们,她们同时开口,说道:“离开这。”
  微小,浩大。由无数微小的声音汇聚,浩然的冰冷奔腾的在众人耳畔出现。
  ——惊怖,惊怖,惊怖,世界最惊怖的恐惧感降临,让灵魂都在颤抖。
  ——会死、会死、会死、会死!
  她们这样想,想要将目光从那些少女身上移开,却发现不仅眼珠无法转动,连思维都开始变得僵硬。
  具象化了,一切绝望都具象化了。
  仿佛一个世界在毁灭。天崩、地裂,火山迸发,新鲜的岩浆在肆意的流淌。行星爆裂,恒星崩解,黑色的裂痕在宇宙中狂乱的蔓延。带着绝望,恐怖的气息扑面而来。
  黑暗——奔腾的黑暗无情的将眼中的世界逐渐掩盖!
  听到了,听到了,听到了。
  被掩盖的黑暗中,仿佛有无数的惨叫在传来,濒死的嘶吼,不甘的愤怒,绝望的呐喊,凄厉的让人不寒而栗。
  “离开这,离开这,离开这……”
  仿佛被谁用手扼住咽喉,攥住心脏。无法呼吸,冰冷的死亡感在血液不在流动的血管中蔓延。
  ——“息声!回神!”
  突然一声轻喝,视线中的黑暗潮水般褪去,众人纷纷从惊怖的绝望中惊醒。
  大梦初醒,浑身都被冷汗打湿的众人向身边的人一一看去,却发现她们皆与自己相同,已被冷汗浸湿了面颊和衣物。
  “不是说了吗,艾诺尔斯现在不能接近。”一声无奈的叹息,莲华道:“爱诺尔她们都在这守卫他,你们贸然想过去,会吃大苦头的。”
  勉强从刚刚的惊怖绝望中挣扎而出,芙兰泪汪汪的抹眼泪嘀咕晚上要做噩梦不说,其余人皆强笑:“刚刚,刚刚看到的是什么,怎么感觉……感觉像是世界毁灭一样?”
  想了半天,大家才用世界毁灭这个词来形容自己所看到的恐怖场景。
  “那本来就是毁灭的场景,爱诺尔她们的来历……算了,既然已经看到了他,那你们也应该心满意足了,赶紧回去吧,只要再过三到五天,他就会醒来。到时候你们就能再见了。”莲华有些欲言又止,迟疑着,她突然就对这个问题闭口不谈,而是催促着众人赶紧离开了。
  众人面面相觑,虽都对已经和陈安近在咫尺却得回去心有不甘,但也都明白除非抱有再次体验刚刚那种绝望,并且不再有人唤醒的决然之心,否则是别想走进湖心近距离看望陈安了。
  即便……爱诺尔,那些守卫陈安的少女们不动手也是一样。
  心中不甘,可在莲华的催促和安抚下,大家最后还是转身离开了这里。只待数天之后与陈安的再会了。
  ……
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书签| 下一页